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淫荡的妈妈

淫荡的妈妈
        大家都叫妈妈婉儿,刚刚过完31岁的生日,在一家外企做行政,结婚快五年了,妈妈和爸爸算是青梅竹马,妈妈们两家住的不算远,从妈妈上初中的时候就认识了,他比妈妈大两岁,妈妈高考完了的那个暑假就给了他,大学毕业以后很快就结婚了。一直都很幸福。去年冬天,他升了职,不仅总是加班应酬,还经常上午还说没什么事情,下午就飞走了,连周末都不例外,肚子也愈发的挺了起来,妈妈虽然还是非常的爱他,但是总是感觉不象以前那么完美了,不过妈妈也不是以前那个小丫头了,虽然身高1米66,但是110多斤的体重早就没有当年的苗条纤细。
  妈妈的工作很轻松,所以很多时间就耗费在了QQ上,偶尔也在家上,不过妈妈一直都是很谨慎的,家里电脑上的QQ都是用完就删除掉,下次再重新安装,也不配摄像头和语音,所以老公根本不知道妈妈聊QQ。不过那种忐忑不安的心情让妈妈感受到了莫名其妙的刺激和快感,妈妈只能警告自己不要陷的太深。
  时间长了,妈妈也在QQ上交到了一些不错的朋友,也进了一些有趣的群,渐渐的迷上了文字做爱,看着他们有时候在群里进行公演,妈妈的心砰砰跳着,那些暧昧纯美的场景和火热激荡的言语让妈妈如痴如醉,还有细腻入微的描写和矛盾交缠的情绪更是让妈妈欲罢不能,然而最重要的是,一种放纵出轨的潜在渴望已经在妈妈的心田内燃烧起来。做了很多年乖巧温柔女人的妈妈开始尝试在QQ上扮演另外一个自己。不过妈妈一直抗拒着视频和语音,因为这可以说是妈妈最后的一道防线,可以来安慰自己这一切只不过都是虚无缥缈的游戏。
  除了只文字以外,妈妈还刻意的刁难和挑剔,群里的男人一开始根本加不上妈妈的好友,和妈妈谈话的男人只要稍微有一点放肆或者和妈妈的感觉对不上,妈妈就会毫不犹豫的拉黑,就更不要说对妈妈说出粗话和纠缠不休了。就这样,妈妈加了很多群,也退了很多群,虽然接触过很多人,但是QQ列表里却永远是寥寥无几,只有他,却是一个例外。
  他是一个彬彬有礼,和善风趣的年轻男人,无论是和他交谈,还是和他文爱,他都能恰到好处的推动着妈妈的情绪,既能把握尺度让妈妈春情荡漾,又丝毫不让妈妈感受到一丝一毫的淫秽污浊,所以妈妈每天下午上Q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看他在不在,如果他不在的话,妈妈就会神不守舍,心猿意马。
  那是今年冬天快过年的时候,一个周五的下午,妈妈处理完事情,想在下班前聊聊天,突然发现他的头像在闪动,妈妈点开一看,内容赫然是:「妈妈已经到了北京,想和你见见面」妈妈大吃一惊,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然而他却继续说道:「妈妈来北京的最大愿望就是能见到你,妈妈现在就在酒店大堂的咖啡厅里。」接着,他发过来一个手机号码,又大致的说了下衣着。妈妈沉默着不知该如何回复,他继续说道:「如果你来了的话,愿意的话就打这个号码,如果不愿意的话,大可以一走了之,但是妈妈会等着你的。」说完这些,他没有再说话,而是自顾自的下线了。
  妈妈感觉被狠狠的将了一军,一直都聊的非常好,但是突然间要求见面妈妈还是非常害怕,但是就此拉黑妈妈有有些不舍,妈妈进退两难的踌躇纠结了一会儿,感觉一秒钟像一年那么久。
  五点很快就要到了,妈妈决定先给老公打一个电话,编了个晚上和朋友去跳操的理由,问老公晚上有什么安排,如果老公可以及时下班,恩,那妈妈自然责无旁贷的要早早回家。但是让妈妈不知道是失望还是高兴,老公正好晚上还要加班,他毫不在意的答应妈妈去跳操,还说让妈妈自己吃饭,不必等他,他没点。
  哎,看来是天意吧,既然他说的酒店和公司离的不远,妈妈就去看看吧,如果不满意就拉黑好了。妈妈揣上了几块纤维饼干,出门了。
  出租车停在了酒店门口,妈妈努力装出漫不经心的神态张望了一下,看到了,他正在窗前独坐,身材高大,衣着考究,神情淡然温柔,那一瞬间,妈妈仿佛被夺去了魂魄一样,呆立在那里,正是这个时候,他转过头来,望着妈妈,妈妈就像被定住了一样,妈妈们对视了短短几秒钟,但是已经足够,妈妈们彼此确认了对方,在他那温柔期待的眼神下,妈妈的矜持垮塌了,鬼使神差的掏出手机,拨通了那个号码。
  好在咖啡里的客人很少,妈妈松了口气,但是依然还是四下张望着,生怕遇到熟悉的人,他看到了妈妈左顾右盼的样子,他笑着说道:「妈妈们到楼上去坐坐吧?」妈妈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几乎不敢看着他的眼睛,用小的不能再小的声音嗫喏道:
  「恩,妈妈只陪你坐一会,很快就回去的。」说着,妈妈的脸变得红红的,依然四下继续张望。
  他没有说什么,只是殷勤为妈妈拉开座椅,妈妈轻轻的说了声谢谢,他为妈妈叫了喝的东西,接着放佛想起什么一样说道:「妈妈给你带来件礼物,还是上去看看好么?」妈妈感觉自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拉拽着向深渊跌去,但是又不好意思强硬的拒绝,浑浑噩噩的便跟着他起身进了电梯,电梯里没有人,他的手很随意的放佛相熟已久的恋人一般搭在妈妈的肩上,妈妈想闪躲,但是身体已经不听使唤,只能低垂着眼帘轻轻的喘息。
  电梯很快到了妈妈们要去的楼层,他的手悄悄向下移动,揽住了妈妈的腰肢,妈妈的呼吸急促起来,但是依然没有闪躲,走廊里空荡荡的,妈妈们来到房间门口,他掏出房卡,打开房门,妈妈恍惚中看到他做出请进的手势,妈妈便顺从的走进房间,妈妈刚在玄关站定,他已经关上了大门,猛然间从背后将妈妈紧紧搂在怀里,妈妈惶恐的回过头,他的唇已经贴了过来,妈妈只微微扬起下头,略略挣扎了下,他温柔甜美的吻便让妈妈安静了下来,妈妈的眼睛慢慢的闭上了,手中的包掉到了地上,妈妈的双手按压在他紧紧钳制在妈妈的腰间的双手上,妈妈们就这样实现了QQ上无数次刻骨铭心的深吻。
  随着妈妈们的吻,他的一只手逐渐松开了妈妈的腰,开始在妈妈的臀上不紧不慢的揉搓,另一只手则从背后逐个解开妈妈的大衣纽扣,伸进妈妈的怀里,肆意的探索起来,同时,他慢慢的坚定的将妈妈从玄关向房间里推挤过去,妈妈被他推挤着亦步亦趋,很快便感觉到妈妈的膝盖碰到了柔弱的床,他用力的继续压迫,妈妈心中最后的理智告诉妈妈一定要抗拒,但是他仅仅只是稍稍加大了下气力,妈妈仅存的理智便全线崩溃,妈妈的身体柔软下来,他把妈妈的身体转过来,推压着妈妈的身躯向柔软宽大的床倒了下去。
  他亲吻着妈妈的面颊,舔舐着妈妈的脖项,妈妈感觉好痒,他的两只手隔着毛衣开始揉搓妈妈的乳房,妈妈感觉到他的下身在妈妈的大腿间不停的扭动,隔着衣物妈妈已经能感觉到一个硬硬的东西顶上了妈妈,妈妈的大脑一片空白,双手也茫然的摊摆在床上,突然间,妈妈想起了什么,用尽全力将他推开,坐了起来。本以为妈妈已经放弃抵抗的他被妈妈突然的举动搞懵了,后退几步,惊讶的望着妈妈,妈妈的胸前起伏了几下,已经看到他绝望的神色了,妈妈猛然间心中万分疼惜,低垂下眼帘,小声说道:
  「你这样妈妈的大衣会被压出痕迹的。」听到妈妈的话,妈妈听到他如释重负的长出了一口气,接着便过来替妈妈将大衣脱掉,接着又出箱包里掏出一个包装精美的小盒,里面是一枚精巧别致的金饰,样式质地竟然是妈妈在聊天中妈妈无意中透露过以前喜欢过后来却找不到的那一款,他居然真的为妈妈找到了。
  妈妈们一起坐在大床上,房间内的空气如同凝固了一样,他轻轻的挽住妈妈的腰肢,妈妈终于下定了决心,轻轻的靠在了他的肩头。
  妈妈的头脑一片混乱,妈妈们怎么再次吻到一起的已经有些记不清楚了,妈妈们以前很多的文字场景不断的在妈妈的头脑中浮现,他紧紧拥抱着妈妈温软的身躯,他的手从妈妈的毛衣下伸进去,一下就捉到了他梦寐以求的乳房,他的手腕一翻,灵巧的将妈妈的毛衣翻卷起来,接近着势如破竹的掀掉了,甩在一边,随后便立刻将妈妈的舌尖吸吮到他的口中,轻柔的咬舐舔吮起来,妈妈的双手在微微颤抖,任凭他的轻薄。他及时发现了妈妈今天带的胸罩是可以前面打开的,可以说是喜出望外,很轻易的便让妈妈一对雪白的乳房呈现在他的面前。
  他赞叹着,将妈妈推倒在床上,贪婪的抚摸亲吻着妈妈的乳房,整个舌头不停的裹舔着妈妈的乳头,妈妈的乳房不属于很丰满的那种,这点他早就知道,但是此时他却惊喜的发现那种柔嫩挺翘的感觉似乎别有风味,男人嘴上总是说喜欢那种乳牛型号的豪乳,殊不知这种盈盈一握的感觉更有把握的趣味。
  妈妈每每幻想被老公以外的男人肆意侵犯,现在乳房真正的被揉握按摸,幻想成真的喜悦和初次红杏出墙的刺激交织在一起,让妈妈情不自禁的吐出一声长长荡人心弦的呻吟。
  妈妈的浑身像要被火燃烧一样,软软的,妈妈紧紧的闭着眼睛,感觉到他的手摸索着正在解开妈妈的裤带,妈妈乖巧配合的抬起屁股,他轻轻松松的便连同内裤一起拉下了半截,卡在了膝盖上面一点。
  恩,你也脱吧,接近全裸的妈妈浑身酥麻难捺,扭动着身躯在宽大的床榻上催促着他。他这才恋恋不舍的放开妈妈的双乳,快速的开始脱衣,妈妈也趁机拿掉胸罩,蹬掉鞋子,甩掉挂在膝盖上的裤子。
  妈妈刚刚甩掉内裤,他已经再次扑到妈妈的身体上,两具精光赤裸的身躯缠抱在一起,他吻着妈妈的乳房,脖颈和嘴唇,妈妈舒适的呻吟着,娇哼着。经过最初短暂的激动,他慢慢的开始镇静下来,开始有条不紊的将文爱中德情景一一在现实中。
  首先,他慢慢的向下移动,一个又一个异常轻柔的吻从妈妈的耳垂到面颊,到肩头,再到乳头,接着是小腹,然后他的双手托起妈妈的屁股,分开妈妈的大腿,一股炽热的感觉在妈妈的子宫里堆积着。
  他已经跪在了床上,跪在了妈妈的两腿之间,恩,啊,开始了,他的舌尖已经分开了妈妈的阴唇,一点一点蔓延,整个阴户渐渐的都在被他的唇舌侵掠,直到最后顶端那颗早已充盈了兴奋的小粒粒。
  啊恩啊啊,一股电流迅速的传遍了妈妈的身体,不由自主的一阵娇躯乱扭,阴道内又是一阵悸动,妈妈用力的挺起了下身去迎合他的舌尖,只希望他能用力,用力,再用力一些。
  空荡荡的感觉布满全身,阴道内一阵莫名的空虚,渴望着被填满,一股又一一股爱液喷涌流出。
  妈妈全身都在颤抖,不自居的摸着他的头,捋抚着他的头发,他更加卖力的舔弄着,妈妈不由自主的发出梦呓般的声音,居然自己按压住自己的乳房用力的揉搓。
  恩恩,妈妈现在已经是一个情欲勃发的少妇,已经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妈妈的两条修长大腿扩张开放来回摆动着,一个温软滑柔的屁股在床单上来回蹭动。
  妈妈要,妈妈要,进来吧。
  那是一种近乎乞求的声音。
  他直起身子,握住自己的肉棒,刚一顶在妈妈的阴道口,那泛滥成灾的小穴如同叼住了渴望多时的猎物,瞬间便吞咽了下去。妈妈长长地啊哈了一声,如同期待已久般的欢呼着。
  他收缩小腹把整个胯部紧迫过来,一手揽住妈妈的腰身,一手托起妈妈的屁股,然后就加大力度挺动了起来。妈妈感受到了一阵充实的饱胀,他的肉棒肆意的抽插磨研,冲撞顶送,妈妈双眉紧蹙,微闭着眼睛,嘴唇微张,双腿更是主动攀上他的腰际,仔细的品味着交媾的快感。
  婉儿,妈妈终于得到你了,妈妈爱你,你知道吗,妈妈等这一刻等得好久了,婉儿。
  啊啊,恩,妈妈也爱你,啊你的那个,啊好大,好粗。
  妈妈的呻吟浪叫更激起了他的欲望,抽插的速度越来越快,他趴到妈妈的身上用力的揉搓妈妈的乳房,就像要把它揉捏成各种形状,龟头次次都顶到了子宫口,还不断的剐蹭着妈妈的阴道内壁,电流迅速在阴道及子宫里穿越翻飞。
  妈妈的快感已是一浪高过一浪,小穴内外突突的紧缩,妈妈双手紧紧的扣住了他的屁股,阴部牢牢的贴住,以使他不能再有所动作,他也快意地将龟头死死顶在小穴深处,低吼一声,浓稠的精液急射而出。
  一阵电击似的快感传遍妈妈身体里的每一根神经,一股热流激射而出,妈妈大声呻吟着冲上了顶峰,短暂的那一瞬间似乎妈妈失去了知觉,整个人儿似乎轻飘飘的飞了起来。
  感觉似乎过了好久,其实只是短短的一瞬,妈妈悠悠醒转过来,只见他在轻轻在妈妈心口处轻轻按摩,看妈妈睁开眼睛,他似乎松了口气,用纸巾轻轻擦拭着妈妈阴道内流出的精液。
  他搀扶着脚软软的妈妈,一直扶到浴室,打开花洒,温热的洗澡水让妈妈精神恢复了好多,妈妈们借着互相清洗的机会相互挑逗,爱抚,妈妈故意用双手积聚起一汪热水泼在了他的脸上,接着回身躲避他的反击,他就势将妈妈抱在怀里,手指夹住了乳头拨弄着,妈妈故意扭动身躯假装闪躲,实际上却有意的用屁股去撞他那耷拉着的肉棒。
  恩,真的很有效果,一来二去,他胯下的肉棒又似乎恢复了生机,妈妈有些心急,还没等完全那家伙坚硬,便蹲跪在了他的身前,低头一口将龟头含在了口中,并且握住肉棒了肉棒套弄着。
  其实妈妈和老公爱爱,并不怎么喜欢主动口交,都是老公要求才满足他的,今天的妈妈已经完全放弃了羞怯,和那个QQ上的妈妈合二为一了。
  他的大肉棒在妈妈的口中出入着,双唇吮蹭,舌尖轻舔,偶尔还挑上他的马眼,似乎要顶进他的尿道,并且还抬眼直勾勾的盯着他,他双手抚摸着妈妈的头发,腰部弓紧,发出嗷嗷的轻呼。
  终于他无法忍受了,霍的一把将妈妈拉起来,转过妈妈的身体,让妈妈扶住浴室墙壁,按住妈妈的腰身和屁股,一挺身。
  啊恩,粗大的肉棒从妈妈的后面直接插入了阴道,妈妈被从后面顶着啊啊,他又想起了文爱中妈妈们最喜欢的把戏,一边顶一边轻轻的用手指按弄妈妈的小肛门,啊啊,他的手法轻柔而又急促,手指按压住褶皱边缘,但是并不深入,只是轻轻的顶开括约肌,在边缘转动。
  妈妈喘息着,扭摆着丰腴的屁股,快意地呻吟着,渐渐的趴在洗漱台前,把屁股撅的高高的,气喘吁吁,他似乎变得有些狂暴,有些疯狂,妈妈感觉世界都开始在摇摆了,他猛烈地一下紧接一下地用力插着妈妈,妈妈感受着从未有过的,即使在幻想中也从未达到过的,令妈妈极度兴奋地异乎寻常的快感。
  他的动作越来越猛烈,两手死死的按住妈妈的腰部,狂吼着激烈的撞击着,妈妈的屁股也使劲的向后顶着,浴室里充满了啪啪的令隔壁遐思艳羡的天籁之音。
  妈妈几乎是脸贴着冰凉的洗漱台,屁股抬的高的不能再高。他火烫的肉棒滑顺地操弄着,几乎整根的入离出没,龟头的边缘摩擦着妈妈的每一道皱褶,一大股一大股的爱液随着他的抽插喷溅出来,从两人性器交合的地方流淌下来。
  啊啊,不行了,阴道里突然一阵痉挛,这次小穴收缩得比前两次还要激烈,一缩一缩的咬着他的肉棒,让想要再持久一点的他也抵受不住,双手抓住妈妈的乳房,想要将妈妈抱住,妈妈挺直起腰,双腿紧紧地并在了一起,把他的阳具夹得很紧,妈妈的头也完全仰了起来,环过两只手来按住他的屁股使劲地把他向妈妈身上推。
  射在里面,啊,射在里面。
  他还没来得及答话,深入的肉棒就剧烈膨胀了好几下,一股滚热的精液从插得泛着紫红血色的龟头马眼里激射而出,浇洒入妈妈期待很久张开的颈口和花心。
  狭小的空间里弥散着精液和汗水的气息,他瘫坐在浴室的地上,靠着墙壁,妈妈蜷缩在他的怀中,四肢软软的似乎支撑不住身子,疲惫而又满足的妈妈不想知道现在已经是什么时间,也不想知道该给老公什么解释,更不想知道跨出这跨越虚拟和现实的一步对妈妈的人生意味着什么。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