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同事女友  »  女友成长之沉沦

女友成长之沉沦
  简单的午饭后,白总带着女友返回公寓。经过昨日的折腾,女友仍然略感疲劳,进门后就直接靠在沙发上睡着。白总这时变得很体贴,见状就抱起女友往卧室床上去,女友只微微睁眼看了看,微微一笑,便裹着柔软的被子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是黄昏时分。白总并不在卧室,女友找了件披肩搭上便走出卧室,只听白总在书房打着电话,女友轻轻赤脚走到问口。只见白总做在书桌后面拿着文件跟人电话交谈着,女友并没有开口说话。这时白总也见到了门口的女友,温柔一笑招手让女友过去,不知是什么魔力的驱使,女友自觉的走到他身边,在身边跪了下来,头靠在他腿上。

  白总也没有停止电话交谈,只是用手抚摸着女友脑袋,女友顺从着他的抚摸,手指顺着头发、耳根、眉梢、鼻梁、直到柔软的嘴唇,然后拨开嘴唇把手指伸了进去,女友配合着吸允着。白总似乎很满意这思考时的手上动作,不知时是刻意还是下意识,捏着女友舌头玩弄起来,女友张着小嘴,让他的手指随意的进出捏弄。

  玩了好一会,女友都感觉舌根发麻,白总才抽出手指,轻轻拍了拍女友脸蛋。

  女友抬头望向他,只见白总在脖子上示意了一下,女友马上明白了他的意思,起身出去,没一会就拿着奴役自己的项圈进来了,配合着跪到白总身下,让他给自己戴上。

  带上项圈后,女友条件反射的拘束起来,好好等待着指示。白总扯掉女友披肩,抬了抬光着的脚,女友没有犹豫,便趴了过去,直接抬起赤脚踩在地上的右脚伸出舌头舔了起来。

  大概10多分钟后,白总才挂了电话,扯了扯拴住女友的链子,女友抬起头靠向他,白总笑了笑说:「不错,蛮乖的,学会听话了。」说完,起身拉着女友走了出去,刚走到客厅沙发边上,白总尚未坐下,意外突然发生了!

  只听房门嗝哧的被人打了开,女友下意识一阵惊慌,随手拉起沙发上的小毛毯遮住身体,白总也是一惊,转头望向房门。

  只见房门被推了开,一个穿着考究的40多岁的女人站在门口,映入眼前的这一幕也让她一惊,呆呆在那看着。僵持了没一会,那女人随即放松下来,慢慢走了进来,并随手关上了门,冷笑着说到:「白成民,我就说你怎么连接我电话都懒接,原来躲着搞小狐狸啊!」白总没有接话,这时也镇定的坐了下来,双手放在沙发上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只有女友一人还不知所措的跪在地上,一是一丝不挂,还带着那尴尬的项圈,二来也完全搞不清状况,面对突如其来的这个女人该怎么做。

  那女人自然的走到沙发边,坐了下来,冷冷仰视着女友开口到:「我来呢,就是告诉你,二哥他们过几天回来,爸妈叫我们回去吃饭,一起聚聚。你要是接我电话,我也省得跑这一趟,破坏你好事。」这时,女友明白对方不是在跟自己说话,而且也大体明白了对方身份。可仍是尴尬无措的跪坐在地上拉着小毯子看着对方。

  白总淡淡的答到:「好,我知道了。我会去的!」那女人又接着说到:「我们是约定过,相互不干涉,可毕竟名誉总在吧,你这样乱来,岂不坏了我名声,让人认为我被这么个骚货给撵出门。」话才说完,女友感觉脸上一热,心里翻涌,对方语言涵盖信息太多,又刺耳无比,可自己无法回应。没身份回应,也不敢回应!

  白总仍然平静的答到:「你不用多虑,不是你想的那样,我说过的事不会食言,我们只是交易。」那女的接着怪怪的哈哈一笑说:「原来是卖的啊,我就说,怎么这般形象。

  原来你好这口啊,怪不得,老娘可没发这样下贱!看起来长的不错嘛,小妖精一样,过来我看看。」女友没有动,不安的看向白总,可白总没有任何表情。就这时,突然自己脖子上的项圈被猛的一扯,原来那女人拿过放在沙发上的链子使劲拉向自己。女友被带的一跄,本来距离也就一个身躯,这下爬在了那女的身下,小毯子也滑落在地上。女友赶忙坐了起来,捡起毯子重新遮上,这一切都是下意识的本能,还没来得及思考。

  还没坐稳,脸上就被那女的啪的一巴掌!这是实实的一巴掌,打的女友头脑一懵。女友捂着脸刚没忍住要发作,白总突然呵斥到:「你干什么,谁让你打她!」同时也坐直了身子,准备要制止下一步行动的架势。女友见白总出面,也就静静看着对方。

  白总接着说:「黄怡珊,我们互不干涉,你那些事我不是也没管你,你也没权力来干涉我,更别想对我的人乱来。」这下,女友越发明白了这个叫黄怡珊的女人跟白总的夫妻关系,以及他们之间的婚姻状况。

  那个叫黄怡珊的女人没有生气,接着怪腔怪调的说到:「看你紧张的,不就是个妓女吗!我是帮你看看,你白总可不能玩些劣质货啊。再说,你们不是这样玩的吗?」白总没有答话。她继续说到:「怎么,水都不给杯了,客人都还倒杯茶呢。

  给我来杯威士忌!」

  白总僵持了几秒,不太好气的走向酒柜帮她倒酒。接着她又拉了拉拴着女友的链子说:「跟我说说,你是怎么卖法?」女友看着她没说话,她接着又道:「好吧,刚才是我鲁莽了。是他嫖的你,我没权利打你。不过,既然见面了,我们也可以聊聊啊,我未必不是潜在客户,再说你不喜欢我们这样和气的谈谈?」女友坚毅的盯着她看了几秒,开口说到:「是的,白总是买了我两个月。」黄怡珊:「喔,那这两个月,你都为他做什么?或者他能对你做什么?」女友:「除了工作时间以外,我私人时间都归他,一切听他的。」黄怡珊:「有意思,原来还是双重身份。好吧,你私人身份我不问,那平时他都对你做过什么?或者说你都提供些什么服务?」这时,白总倒完酒走了过来,把酒杯放着她面前桌上,女友看向白总,白总没有什么表示,这时女友也泼了出去,一是心里来气,二来也用无所谓惧来缓解自己的尴尬,自然的说到:「口活,性交,肛交,群交,当性奴,只要他想我就做!他让我干嘛我就干嘛,让我给谁玩,我就让谁玩。」黄怡珊抬起酒杯喝了一大口慢慢说到:「哟,还挺能玩的啊,这么重口味!

  怪不得能让白总这么神迷。我看你们这会是在干嘛,性奴?母狗?」说罢又拉了拉链子。

  女友仍然面无表情的看着她,她又接着说到:「那说说你们刚才在干嘛?我只见他像遛狗一样拖着你,之前在干嘛?别多想啊,我只是做一个客户角色来了解了解!」女友瞟了一眼白总,只见白总仍阴着脸看着她,便看着黄怡珊冷冷说到:

  「我在帮他舔脚!」

  黄怡珊呵呵一笑:「还真是小母狗啊,这么下贱。看你这俏丽的样子,确实不错,来帮我也舔舔,我看看是否满意!喔,对了,你现在是她的狗奴我得问问他,打狗还看主人呢!」说完转头看着白总。

  女友被她发指的羞辱着,却没有发作,仍就面无表情的看着她。这一刻,女友并非是奴性,反倒是一种自强,这种时候越遮掩越显得难堪,越躲避越发让对方获得羞辱快感。

  白总沉默了一会,抑制不住怒气的吼道:「你闹够了没有!你到底想怎样?」黄怡珊似乎带点满意的阴笑说:「你急什么?你不都说了,你们是在交易,她就是个妓女。难道我作为一个客户角度了解不能吗?要是你觉得影响了你享受,那好等她伺候完你,我单独找她聊。」说完作势拿上包要走。

  白总知道她这是威胁,弄不好生什么事,便说到:「不影响,你要问什么,了解什么现在就问!」黄怡珊也没跟他多说什么,又坐回沙发拉起拴住女友的链子,用傲慢的眼神看着女友说到:「我说了,让你舔我的脚,我看看你服务怎么样!还是你只服务男人?那可没有职业素养啊,不免怀疑是挂羊头卖狗肉,卖着肉想当狼。要不然男人给的是钱,我给的也是钱啊。」言罢,把脚搭了起来,右脚在上,穿着高跟鞋的脚尖自然的凑到女友面前。

  女友没有再去用眼神征求白总的意思,静静看了她一会,见她依然傲慢的注视着自己,理了理自己头发,在脑后重新盘好,也不管滑落的小毯子,赤身裸体的伸手去脱下她的的黑色漆皮高跟鞋,白皙的脚上并没有太多岁月痕迹,只是几处地方有经常穿高跟鞋留下的老茧,明显是经常保养着,配合着深紫色指甲还是一番妩媚,并且接近后还能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水味。

  女友没多忧郁,直接低下头,伸出舌头顺着她的脚趾尖开始舔弄,慢慢的把一根根脚趾含进嘴里吸允,再到脚底,一寸寸没有敷衍的舔着。这是女友第一次帮女人服务,按女友所说,其实跟男人也没什么不同,而且更没有气味,只是较为干燥些。

  黄怡珊也没想到女友会真帮她舔,而且应该也是第一次被女人服务,反倒感觉有些惊讶无措。镇定了一会,又用那平静中带点戏弄的语气说到:「还真不赖嘛,白总你可真会享受。这么销魂的小贱货也不借我玩玩!」白总也看出她的窘迫和下不了台,这是在作势让自己找台阶。本想戏弄一番,却没想真骑虎难下了!白总戏虐的一笑,轻松的说到:「好啊,你真喜欢的话,就借你。可事先说好了,我们这可是有协议的,你不能弄伤她,更不能强求她做约定以外的内容。」黄怡珊知道这是在反将自己,也不服软,淡淡说到:「嚯,还有协议呢,挺专业啊,拿来我看看。」白总也没跟她多费口舌,直接去书房拿来了那份协议递给她。

  她煞有其事的拿着翻看起来,见女友还在帮她舔着,完全没有搭理他们的谈话,便把被女友舔着的右脚缩了回来,踩在落下的毛毯上命令到:「擦干净!」女友没有回答,直接拿过毛毯就帮她擦起来。见女友这般,她又把左脚搭了起来说:「舔另外这只!」由于翘腿,左脚自然就朝向另外一边。估计这也她是为了增加难度,提高侮辱。女友依然没有言语,直接爬了过去,照样脱下另一只脚的高跟鞋,舔了起来。

  见女友仍旧照弄,她一时也无计可施,转头继续看起那份协议。看了一会,她开口到:「不错啊,这么会玩,我越发感兴趣了。而且这上面可没说不能转让和借用。所以说,你是可以借给我了!」白总也没想,她这么杠上,一时也没有好借口,就直接说到:「我为什么要借你!」黄怡珊仍就挑衅的说到:「不都说了只是交易吗?还是你对这小贱货有感情,舍不得了。再说,公司里老娘还有一半股份呢,你哪次董事会我没帮你?就算是礼尚往来,你借我玩玩又如何?」这话一出,让白总也难以接招。停了一会说到:「好,我没意见。可我要问问她愿不愿意!」黄怡珊接着说到:「协议上可没说需要征询她同意啊,协议期内,想让谁搞她,她就得让谁搞啊。呵呵呵,好吧,既然你怜香惜玉,那我就征询下!」其实,黄怡珊心里也未必是真想要女友,只是有火,想发泄羞辱,捉弄下。

  于是拉起还在帮她舔脚的女友挑衅问到:「小贱货,你主人同意把你借给我玩了,你依不依啊!要是怕了,赶紧爬过去求你主人!」女友这一番下来,心里也是有气没发出。便不惧的答到:「既然有协议,我听白总的,他让我干嘛我干嘛!」黄怡珊哈哈一笑说:「白总,那我可领走了,玩几天还你啊。放心不给你弄坏了!」白总这下也黔驴技穷了,到这份上只好接道:「那你打算怎么玩?几天?」黄怡珊没好气的嘟嚷到:「你管我怎么玩,几天就几天,你这小点东西跟我斤斤计较,到底是不舍得?你直说!」白总阴沉着脸没再说话,她便端起酒杯一口喝完了剩下的威士忌,对女友说:

  「帮我把脚擦干净,然后去穿上衣服跟我走。」女友没有回答,直接拿毯子帮她擦干了脚,起身去穿衣服。

  一会,女友穿上了条衣柜里的低领黑色连衣裙,并搭了一条小披肩,故意选了双微露趾缝的黑色漆皮高跟鞋走了出来。黄怡珊一见,也是微微一愣,一是女友穿着起来的美丽动人,二来也发现了女友故意挑衅的高跟鞋。但没有多做文章,只是说了句:「哟,穿上衣服还挺人模狗样嘛!走吧」说完起身就像门口走去。

  女友拿起包,也跟了上去,白总起来到女友身边说到:「有什么情况给我打电话。」女友点了点头。刚到门口的黄怡珊忽然想起什么似的突然转过来说:

  「等一下,你脖子上这项圈得解下来。」

  女友这时心里微微一乐,说到:「这个我不能自己解,而且事先说明啊,按规矩解完之后我可不一定要像刚才那样对你言听计从了。」刚说完,女心里也是一愣,本来只是想借此反逗一下她,可怎么就突然顺口说这是规矩,什么时候成了规矩!

  白总见此,也是顺杆爬,戏虐的摊手说:「要解你解,现在都借给你了,你有所有权。而且我可告诉你啊,脱了项圈,危险自负!」黄怡珊这下也无计可施,走过来亲自帮女友脱下了项圈,刚准备扔到沙发上,又想到什么似的,把项圈塞进了自己包里,这才带着女友出了门。下楼后,黄怡珊带着女友朝一辆停在路边的宾利慕尚走去。

  上了车,黄怡珊主动对前面的小伙说到:「小李,回伴山静园那里。」叫小李的司机大概30多岁,没有多说话,直接启动车子就上路了。行了一会黄怡珊对女友说到:「以后人面前,你就叫我黄姨,有人问你就说你是我老公的侄女。」女友听罢心里暗暗一笑,嘴上浅浅答了声好,心里暗暗乐到,这黄怡珊一阵羞辱捉弄,其实她也没料到今天搞了自己这么一个大包袱。同时,也发现,她当着这个叫小李的司机就这么跟她无所顾忌的说这些,看来这司机是她的心腹或者关系密切。

  大概行了20多分钟,车子开到了一个坐落有名景区旁边的别墅小区,在一幢带泳池的独立院子别墅前停了下来,黄怡珊开口到:「你先回去吧,明天再来接我。」这简单一句话,女友听了更发隐隐揣测他们的关系,但也没任何言语表情,跟着她下了车。

  黄怡珊从包里拿出钥匙,随手一按,院子的门就自己打开了。进门后,只见丰富的绿化里,右边是泳池,左边是通向车库,里面停着许多豪车。没有回头看女友,她就自顾自地开口说到:「怎么!没想到我这比你主人那阔气多了吧,呵呵,其实这就是以前我跟他住的地方,现在归我住,他住那破公寓。不过,你可别以为是我霸道,他才是心系旁门,这不在那小公寓可以自在的玩你这些小骚货!」女友没有答话,心里暗暗隐笑。我一个你眼里的下贱妓女,你都不自觉的抱怨,可见这富丽堂皇之下,也是怨妇一个。进门之后,黄怡珊又恢复那副恶劣的姿态,自己换了鞋子头也没回直接走向客厅沙发,嘴上说到:「你不用换了,直接脱了过来。」女友脱了鞋子,赤脚跟着她走了进去。

  她走到沙发边,慵懒的坐了下去,嘴上说到:「过来继续帮我舔脚。」女友站着没动,其实是还在愣神。可她确突的站了起来,嘴上边说:「忘了!」然后从包里拿出项圈朝女友走来。女友这也不知该说什么,站在那任由她把项圈系上。

  才刚系完,没有防备的,黄怡珊又是一巴掌打了过来,紧接着另一边又是一巴掌。

  这两下都是真真实实打了过来!

  女友一阵脑热,迷糊,可脖子上的项圈如魔力般阻止了她发作。紧接着她坐了下去说到:「这下听话了吧!」说着抬起了脚,女友这时下意识的如受魔力驱使一样跪了下去,抬起她的脚又舔了起来。舔了没一会,她让女友平躺到地上,自己把脚放到放到女友脸上搓弄,然后把脚趾往嘴里塞,直到全部脚趾塞进女友嘴里还使劲往里塞着,嘴上还不停的念叨:「你个小贱货,下贱胚子。」女友被她的脚塞着无法吭声,可也没用手去反抗,努力坚持着。塞了一会,她才抽了出来,拉了拉链子示意女友起来,女友揉了下嘴角坐了起来看着她。黄怡珊似乎平静了一些,慢慢说到:「他有没有把你给其他人玩过?」女友答到:「有过,还不止一个!」黄怡珊:「呵呵,还真是他的小性奴啊。哪他们都对你做了什么?」女友便一一把玩她的内容告诉了她。

  她又接着问到:「我看你也不像那些为生活所迫出来卖的,怎么就愿意这样下贱被男人玩弄。真就为了钱吗?」女友想了想说到:「那泰国王储妃都还赤裸当众喂狗,你说她是缺钱还是缺什么?」黄怡珊呵呵一笑说:「好,那我也不跟你纠结这个,既然有了协议,你卖了,就好好服务着。那你说说,他还对你做了什么变态的事,刚才那些我已经很惊讶了,真没想到他还有这一面。」女友沉默了一会,说到:「他还在我嘴里尿过。」黄怡珊貌似一阵,冷笑说:「他还真是让我重新认识啊,你也真够贱的,这也愿意。来,老娘也试试。」说完拉起拴住女友的链子就往卫生间去,女友爬着跟在身后。

  到了浴室,便让女友脱光衣服躺下,女友这时也不知为何,脑里空空的就依照做了。黄怡珊自己脱下内裤,掀起裙子跨到女友脸上,将下体对准女友嘴边命令到:「张开嘴。」女友鬼使神差的配合着张开了嘴。没一会,一股腥骚的尿液冲了出来,直接冲到了嘴里,女人不像男人容易把握,一下就溢了出来,尿的满脸都是。女友被着刺激弄得刺激难受,拼命吐出嘴里的尿液。没一会,整个脸和头发都湿了!

  直到最后一滴尿尽,黄怡珊才满意的起身,看着被自己尿液湿透的女友,如泄愤后的笑道:「你还真是无比的下贱啊,好了,自己洗洗睡客房去。」说完自己走了出去。女友坐起来干呕了几下,又一次被那骚涩的味道侵蚀,赶忙冲进浴室冲洗了起来,洗了一遍又一遍,直到那味道被洗浴的香味冲刷完才走了出来。

  见黄怡珊已经去卧室了,自己才走到客房拉开被子钻进去睡了过去。

  第二天,女友早早醒了过来,听外面没有动静,又继续躺着休息。直到快9点,才听见黄怡珊打开门喊到:「贱货,起来了。」女友没有言语,起身坐了起来。

  她走了过来,解下女友项圈说到:「穿起衣服,跟我走。」女友不知道她又打什么主意,可没多话,起身穿好衣服跟着她出了门,门外小李已经在等待。上车后,黄怡珊直接带着女友来到一个洗浴会所,进门后,一个男的迎了过来,满脸堆笑的招呼到:「黄姐,怎么今天一大早就过来了,您可是稀客啊。」黄怡珊也没多寒暄,直接说到:「孙经理,我约了几个朋友过来打麻将,你给我准备下,还有弄两份早餐来。对了,你一会过来我交代你点事!」孙经理连忙点头答到,便带着去了餐厅。吃完早餐之后,孙经理又带着来到一间套间,厅中央放了一张自动麻将桌。黄怡珊没等落座直接对女友说到:「你去洗簌下。」然后坐到沙发上。

  只听孙经理跟了进来问到:「黄姐有啥指示?」黄怡珊说到:「你把她安排去男宾那接接客,收益全部归你,只要给她不停的安排客人就行!」听罢孙经理也是一愣,可没有多问什么,只是说到:「黄姐,我们这接客是要培训的,而且有不同的项目。」黄怡珊接着说到:「那你就在这培训下,项目按最全的来。」孙经理还是有些顾虑的说到:「我们有些项目,怕是这位小姐难以接受。」这时女友也洗簌完走了出来。

  黄怡珊对女友喊到:「过来,跪下!」女友依照过去,跪在了她面前,她接着命令到:「张开嘴。」女友依照仰头张开了嘴,随即她便含了一口唾液吐进女友嘴里,然后命令女友咽下去,女友依照着咽了下去。旁边的孙经理看着一呆,随即说到:「好好好,稍等!」说完走了出去。

  刚才的对话,女友已经全部听到,她明白,这黄怡珊是一定要变着法的折磨自己,也就什么也没说。过了一会,孙经理带着一个男的走了进来,对黄怡珊介绍到:「首先让他来给这位小姐做下培训,顺带介绍下项目。」黄怡珊随意的说了声:「开始吧!」那男的变走了进来,跟女友打了招呼,然后开始给她讲解要服务的内容。这时黄怡珊不耐烦的说到:「她本来就是妓女,那些她都会。你直接带她做一遍流程就行。」随即男的便指挥着女友帮他解衣,并告知注意配合语言取悦客户,然后指引帮他洗澡,再到床上开始服务。无外乎是女友熟悉的舌浴、口交、深喉、舔足、毒龙、只是多了一项,让客人把脚趾塞到阴户里抽插,最后性交,不过女友可以肛交又算是一项增值服务。完毕那男的对女友很满意,说完去可以直接接客了,便走了出去。

  黄怡珊对孙经理说到:「那好,你就带她去吧。你可别让她冷板凳啊!」孙经理哈哈笑到:「这么漂亮的极品小姐,不抢爆就好了。」说完就带着女友走了出去。

  女友被带到了一个休息室,里面三三两两坐着几十个小姐,都是穿着暴露,各种丝袜高跟,孙经理拿来一套衣服,笑着说到:「这是工作需要,你得换上,请谅解下。」女友点点头接了过来。一看就是劣质的情趣内衣,和一双廉价的高跟鞋。女友也没纠结,当着孙经理的面就换了上去。胸部是几乎透明的蕾丝胸罩,内裤也是透纱的丁字裤,下面是一双黑色袜和一双银色高跟鞋。外加一件也是半透纱的小浴袍。

  穿上之后,孙经理和其她小姐都纷纷打量着她,明显这样的姿色是不应该出现在这种低端风月场所的,孙经理大概交代了老鸦一下便走了。女友找了一个空位坐了下来,这时旁边两个小姐主动靠了过来跟女友打招呼,女友也微笑着跟她们聊起来。不过,这些小姐确实各方面素养不够,女友很难跟她们找到话题,可又不好冷场,随即便跟她们打听起这里的情况来。

  从跟小姐的聊天里,女友了解到。这里大概就是等客人冲浴完后,到按摩房等待,然后一群小姐进去让人挑选,选中后开始服务。至于价格就是从200到600不等,这样的价格可真是跟女友平时天壤之别,这无所谓,反正是自己也不拿一分。不过这也能看出嫖客的素质可能差异较大,自己还没有选择权,只有被选择的份。

  没一会,老鸨便走了进来,叫上女友和其她几个小姐走了出去,女友跟着绕过一个个走廊来到一间按摩室,里面床上早已躺了一个男人,大肚子,相貌不佳,一看就像没多少经济能力,偶尔出来找小姐泄欲一把的类型。

  随着一个个小姐熟练的鞠躬问好,女友也效仿做了。这时,那男人已被女友高挑性感的身材,美丽的相貌吸引住了,盯着女友修长的腿看了好一半天指着说到:「就她了!」其余小姐依然礼貌的鞠躬祝愉快后走了出去。

  其余人出去后,老鸨关上了门。嫖客目不转睛的看了好一半天,感叹到:

  「真是极品啊,今天走运了。」接着示意女友开始,按照之前的教导,女友帮他脱了衣服,到浴室帮他清洗身子,用白皙的手指帮他认真洗着阳具,肛门,脚趾。

  洗完之后,帮他擦干了身体,嫖客躺回床上等待女友服务。女友自己盘起头发,爬到他身上开始帮他舌浴全身,直到脚趾,一根根吸允,虽然认真清洗了好几遍,可还是有一股酸臭味,女友也无法消除,只好硬着头皮舔弄。舔完后,女友蹲在了他脚上,把他的大脚趾从阴毛间塞进小穴里,这下他舒服的自己动了起来,女友蹲着让他的脚趾在自己小穴里转动扣弄。

  没一会他迫不及待的翻过身示意帮他舔肛门,女友也只有依照着,凑过去伸出舌头舔了起来,绕着外面舔了一会,开始用舌尖往里钻,这时女友另一只帮他抚摸阳具的手明显感觉他激动的分泌出好多黏液,便用手指去揉他的马眼。这下他更加刺激的颤抖,等女友舌头快钻进他肛门里快一个指节时,他终于耐不住呻吟着说到:「你可不光人美性感啊,服务还那么好,好多小姐都敷衍了事,从没谁舔这么深过。」说着肛门一阵阵收缩夹着女友舌头玩弄。

  舔了好一会,女友感觉舌酸了才对他说到:「要不我帮你口吧。」对方也很满意的答应到,随即女友仰躺下来。对方有些不解,女友便说到:「这样不是方便你插进去吗?」男人随即明白,哈哈一笑:「好好好,深喉啊,这个棒,你能接受我乐意得很。」真是入门不精,女友按平时的服务认真到这种场所确实是物有超值。

  没两下,嫖客就把整根阳具插进了女友喉咙,一边搓揉着女友乳房一边抽插。

  等嫖客感觉快坚持不住要射了才拔了出来,戴上套子插进女友小穴。洗浴中心都是以射出就为结束,所以嫖客都尽力尝遍所有服务。就在这时,床头的电话响了,嫖客没好气的接了起来,只听那边说了几句,嫖客兴奋的答到:「好啊,加加加!」挂了电话,嫖客对女友说到:「他们说,加200可以肛交内射你,还可以让你吞精吞口水,而且你还有一项服务是伺候撒尿。哈哈,我可加了啊!」女友心里一阵暗骂,肯定又是黄怡珊搞得鬼。

  接着女友只淡淡说到:「那你来吧!」嫖客自己把阳具拔了出来,摘下套子,多准女友肛门慢慢捅了进去,女友把头转向一边尽力不想去看他,大张着性感的双腿任由他抽插着,有着精美指甲的双脚在嫖客肥硕的腰间晃动。节奏越来越快,嫖客一只手疯狂的蹂躏着女友的乳房,掐弄着粉嫩乳头,另一只手把女友舌头扯了出来捏来捏去玩弄。最后把女友脸拨了过来,捏开性感的嘴唇,往里面吐了好大一口唾液,女友没有看他,闭着眼把嫖客的口水咽了下去,嫖客似乎很满意凌辱美丽女友的快感,直接吻上女友的嘴唇,疯狂的往里面渡口水,女友依旧闭着眼睛吞咽着他的分泌物。

  不知过了多久,女友只是麻木的任由他泄欲,直到感觉下面一阵阵抖动,一股温润冲进了自己直肠,才发现他射了。嫖客趴在女友身上休息了一会,才慢慢拔出阳具,倒在一边,女友肛门处也流出了他的精液。

  双双休息了10来分钟,嫖客才开口到:「还有一项你伺候我撒尿,怎么弄?」女友当然不会让他在自己嘴里尿,就说到:「可以让你朝我身上尿,脸部以下随你。」嫖客哈哈一笑说:「不错,这个还没试过,朝你这么个极品美人身上撒尿,想想就刺激,走,我也有尿意了。」女友起身走到浴室,跪了下来。嫖客赤裸裸的跟了进来,把软绵绵的阳具凑到女友下巴下面,没一会,一股黄浊的黏液冲了出来,直接打在女友雪白的脖颈处,顺着乳房、肚脐、再到小穴,顺着修剪过的阴毛流向大腿,最后汇集在地上。

  热乎乎的尿液冲着女友身体,搭配着那漂浮上来的味道,虽没有在嘴里的恶心,可也极不好受,特别是被这么糟粕一个嫖客。那种强烈的屈辱感,让女友把头转向一边,煎熬等待结束。

  嫖客牲口一样尿了好一会才结束,女友赶忙起身就到浴室冲洗起来,并用阴道清洗剂认真冲洗阴道和后面,足足打了7遍沐浴露才冲洗干净走出浴室。见嫖客躺在床上抽着烟,女友礼貌的鞠躬道谢,才穿上那劣质的所谓工作服走了出去。

  才到休息室,老鸨就迎上来说到:「哎呀,人家对你可满意了,一直赞美。

  你休息喝口水,下面又有客户等着了。」女友微微一笑做回应,接过水杯喝了口。

  便又跟老鸦出去了。

  一直到中午快2点,女友接完第7个客人,疲惫的走到休息室。孙经理已经等在那里,见到女友笑着说到:「幸苦了,客人对你都非常满意,黄姐在上面等你吃午饭呢,跟我走吧。」女友疲惫的跟着来到那间套房,刚进门就见黄怡珊跟另外三个女的坐在那打着麻将,孙经理关上门自己走了。

  黄怡珊看了疲惫的女友一眼,说到:「小贱货,被这么多野汉子轮着搞,舒服了吧!要不要过来爬着求求我,我一高兴就给你戴上项圈让你在这当母狗,省得去那被人随便骑。」女友仍然坚毅的答了句:「还好。」黄怡珊呵呵一笑:「行,那你吃完饭,继续去吧。我可是专门给你加餐,让你有体力去伺候那些糙汉子。」女友看了眼桌上丰盛的食物,没多说二话,走了过去自己吃了起来。

  吃完没一会,女友去刷了刷牙刚走出来,黄怡珊便说到:「那你接着去吧,我不走,你就一直在那接着客。」女友没理她,自己出门朝那休息室走去。刚到休息室,老鸦就迫不及待的带着她去接客。一直快到傍晚7点,女友就不停的连续接客,不知是前面的嫖客出去传播,还是刻意介绍安排,后面的嫖客基本都是点明她的16号,哪怕是排了好多人也要等她。

  女友基本接完一个客,洗完澡就下一个。而且每一个都是要求那些项目,并且都选附加服务,女友就像公共马桶一样,舔着一个又一个嫖客的身体、脚趾、肛门,一根根不同的阳具不间断的捅着喉咙,不同形体年龄的男人压在身上分着双腿抽插着,肛门里不知射了多少人的精液,性感的小嘴像痰盂一样张着被一个个嫖客往里吐着口水,胃里满是嫖客们的口水精液,身体就像公厕坑一般被不间断的嫖客尿着。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