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寺庙的老和尚

寺庙的老和尚
       ......
        老和尚笑笑说,求平安可不是这麽简单的。易艳很奇怪,问:那要怎麽样呢?老和尚说,烧香只是其中的一个环节,最好呢,是喝圣水,然后诵经,那麽佛祖一定会保佑你平安的。易艳说:是吗?可我不懂啊,你能教我怎麽做吗?老和尚点点头,指著香炉对易艳说,请上香。因为我在庙门口,所以老和尚和易艳说的话我听不大清楚,但看到那个老和尚,不知道什麽原因,总感觉不大舒服。那个老和尚,下巴留著灰髯,三角眼,穿一身旧袈裟,个子不高,脸上皱纹横生,看样子大概六七十岁的摸样了,给人一种奸诈的感觉。烧完香,老和尚向易艳一鞠,说:施主,请随老衲来。易艳问他:「诵经大概要多长时间啊?我男朋友在门口等我呢。」「噢,大概要半个钟头,不碍事,老衲去跟他说。」说著,易艳和老和尚就朝我走来,「你是这位女施主的男朋友吧?她要去诵经保平安,大概要半个钟头,你在这等她吧。切记,诵经时不可随意打断,否则没有丝毫效果。所以,你不要乱闯,好吗?」我看看易艳,说:「不要诵经了,烧过香就好了。」再看易艳一脸的祈求,我歎口气:「哎,好了,你快点啊。」易艳顿时笑了,过来亲了我一口,说:「你真好,在这等我啊。」我点点头,看女友和老和尚进去了,心想看那老和尚装模作样肯定不是什麽好东西,不让我看,我偏要看。
  于是,我悄悄跟在他们身后。老和尚把易艳引到偏院里的一间禅房,然后就到另一间屋端了一碗水出来给易艳,随手就把门给关上了。我赶紧出去,好不容易绕到那座禅房的后面,那刚好有个窗户,我一看,易艳刚喝完那碗水,她一边皱眉,一边说:「怎麽这圣水有点苦啊?」老和尚说:「呵呵,施主不知道,这圣水中含有雨水、雨露、草药等,不是看你求平安心切,一般人根本喝不到的。
  好了,施主请脱鞋上禅塌。」其实所谓的禅塌就是一张床而已,上面有个毡垫,一个枕头一床被子,看来像是老和尚平常诵经休息的地方。易艳脱了鞋上床,老和尚也跟著脱了鞋。「请照我的样子做。」老和尚盘腿坐在床边面对著牆,易艳也学他的样子坐下来面对牆壁,这麽一来,易艳穿的牛仔超短裙便滑到了大腿边,那样子,真是诱人犯罪。
  老和尚随即站起来,蹲在易艳身后,抓住易艳的双手,说:「双手要合上,眼睛闭上,对。全身放鬆,肩膀、背、腰都放鬆。」说著,他一双枯瘦的手在易艳的肩头、背部都拿捏了一遍,最后把手放到了易艳的腰上拿捏,易艳平常最怕我揉捏她的腰了,现在老和尚在那里拿捏,只见易艳咬著嘴唇强自忍著不让自己发出声来。
  老和尚捏了一会,见易艳没有反抗,就把身体靠上去,靠到易艳的背上,嘴在易艳耳边轻声说著:「对了,全身放鬆,心无杂念心中有佛祖,无私天地宽。照我说的轻声在心里默念。」他的声音本来就小,又是在易艳耳边说话,好象故意在易艳耳边吹气一样。这样一来,加上他在易艳腰部的动作,易艳的欲望似乎被牵动的无法忍受了,她小脸红扑扑的,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
  老和尚感觉到了易艳身体的变化,拿捏在腰上的手,更加老练的拿捏著那些敏感的穴位,慢慢的,我看到易艳的身体也逐渐的软了下来,靠到了老和尚的身上。我有些奇怪易艳怎麽三两下就被老和尚给勾引到这个地步,平常她都是很坚决的制止我的深入的行动的。就在我纳闷的时候,老和尚已经把手从易艳腰部向上转移了,直接摸到了易艳的丰满的乳房上面揉搓著,而易艳闭著双眼,嘴里嘤嘤著,似乎在说不要。
  这下看的我热血沸腾,小弟弟猛的窜了起来。老和尚摸了半晌,说:「这进口的东西就是好啊,用在这种小美女身上,真是值得啊。」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易艳被老和尚下了药。「妈的小钮真是极品,临老了能享受到这样的货色真是没有白活了。」老和尚似乎很得意,手上不禁大力了些,易艳「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哈哈,小钮受不了了?」老和尚索性把易艳的T 恤脱了下来,便露出了易艳的白白的缎子似的皮肤和她的黑色蕾丝胸罩。
  在禅房中,一个老和尚怀里抱著一个隻带著胸罩的青春靓丽的女孩,那情景,真是难以想像。老和尚抱著易艳光洁柔软的美好身躯,嘴里嘿嘿笑著,左手直接把乳罩推了上去,看了看易艳圆润丰满细腻的乳房,咽了口气,不客气的揉搓起来,而右手则顺势放在了易艳滑滑的大腿上,拨开易艳的蕾丝小内裤,玩弄著易艳新鲜而青春的迷人小穴。
  这样玩了一会,老和尚把已经没有反抗力量的易艳放倒在床上,把我易艳的乳罩、牛仔短裙、和黑色蕾丝内裤都脱了,欣赏了一会易艳的完美裸体,用他枯瘦的手把易艳全身都抚摸了一遍,嘴里说著:「滑,就是滑,这小钮真他妈的爽啊。」
  说完老和尚下了床,进了里屋,拿出一个便携摄像机,看来是要把易艳的给摄下来。易艳的脸已经潮红潮红的了,眼睛闭著,嘴里还哼哼著,看到平常文静大方的易艳现在这个样子,真是让我不敢相信。我想,这个老和尚也许就是玩玩而已,不能怎麽样的,那麽大年纪,估计也不管事了,还是看看吧。
  只见老和尚已经脱了袈裟和小白裤头,乾瘦的身体好象就剩下了骨头了,他爬上床,拿著摄像机仔仔细细把易艳从头拍到脚,又把易艳两腿分开,专门拍了她的小穴,之后又把易艳摆了几个淫荡的姿势拍了下来。拍完,他看看牆上的挂钟,然后对著还被迷幻的易艳说:「小美人,等不及了吧?和尚马上就来让你爽一下。哈哈!」我这才发现,他的大鸡巴居然已经起来了,似乎比我的还要大还要黑。老和尚把易艳的两条修长的玉腿分开,露出易艳粉红色的樱桃般的小穴,一张老嘴毫不留情的就凑了过去,呼赤呼赤的吃著易艳的流出的透明的爱液。易艳无法抑制的又开始哼哼起来,那声音,撩拨的我掏出了自己的大大鸡巴不停的套弄著。「小姑娘还满敏感的麽。」老和尚说著,双手用力的揉搓著易艳的柔软挺拔的乳房,不时的用手捏住易艳的可爱的粉都都的乳头,同时亲著易艳的樱桃小口,把易艳柔柔的细软舌头吸了出来放到自己的嘴里,来回的吸吮著。易艳换了一个人似的,那双修长的玉腿夹住了老和尚乾瘦的腿,雪白的屁股来回蠕动著,手也在老和尚皱巴巴的背上四处抚摸。「怎麽?
真的等不及了?想要我的大大鸡巴麽?」老和尚对著易艳玉琢般完美的脸庞,一隻手从易艳平坦光滑的小腹滑了下去,摸到易艳的阴核,有经验的抚摩著,这下易艳更受不了了,小嘴张开,却没有发出声音,仿佛僵住了一般。
  老和尚用舌头舔了舔易艳的潮红的脸,嘿嘿淫笑著从易艳身上爬了起来,跪在易艳的雪白的大腿前,用手把易艳的屁股抬起来,顺手扯过汗孜孜的枕头垫在下麵,把易艳的两条修长圆润的腿竖起来用肩膀扛住,拿著自己又黑又粗的大鸡巴在易艳的粉红色小穴外面蹭来蹭去,一会大鸡巴就沾满了易艳的淫水,接著用手分开易艳紧紧的美丽的小穴,把龟头顶在易艳未经人事的小穴上,易艳的粉红色新鲜的小穴就紧紧包裹著那老和尚的大鸡巴的龟头。
  老和尚抱住易艳柔软的细腰,慢慢的把屁股向前压去,已经进入易艳的新鲜的小穴里,易艳的淫水都流了出来。眼看老和尚的大鸡巴进去一半了,我正想制止他,他突然停了下来,「怎麽进不去了?难道这小钮还是个处?嘿嘿,老和尚我命不错啊!妈的,干死你个小骚B !」我看老和尚要动真家伙了,心想绝不能让易艳被这个老淫棍得手。
  我正准备喊,突然听到禅房右面发出轻微的喀嚓一声,我转头一看,有一个大脑袋在右面偏窗闪了一下,似乎还有人在观看这场意外发生的超刺激A 片,而且我好象在哪见过那个人,很面熟。我正寻思呢,只听易艳「喔」的一声,我一看,老和尚的大鸡巴已经彻底的插入易艳的新鲜的处女小穴了,一丝丝处女血随著老和尚的抽插伴随著易艳的淫水流出来,老和尚似乎吃了壮阳药一般,看到了易艳的处女血丝,越干越来劲,发出吧唧吧唧的声音,易艳被干的哼哼唧唧,那情景,淫荡极了。
  我当时血就涌上来了,心想,日你大头,一时疏忽就他妈的后悔也来不及了。想归想,我也受不了这种刺激,毕竟头一次看到别人在我面前活生生的做爱,而女人竟然还是我至爱的易艳,我的手套弄鸡巴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当看到易艳那颤巍巍的乳房时,终于忍不住扑赤射了出来。
  再一看屋里,老和尚毕竟年纪大了,干了几分钟就开始流汗了,易艳身上也因为兴奋出了一些细密的汗水,显得更加性感。老和尚大概累了,终于忍不住爬到了易艳身上,继续抽插,阴囊一下一下撞击著易艳湿湿的阴部,乾瘪的胸挤压著易艳丰满的乳房,眼睛盯著易艳因迷离而格外娇豔的面孔。
  这样过了一会,只听老和尚哼了一声,随即大鸡巴猛烈的抽插了几下,身子抖了抖,我知道,这老小子肯定是发洩完了,把精液射到了我亲爱的易艳的子宫里了。老和尚在易艳身上躺了一会,起来穿好衣服,把易艳的包打开,拿出易艳的身份证和学生证,又取出手机,拿到里屋,过了一会又放回易艳包里。
  然后里屋取了点水泼在易艳脸上,拍著易艳的红潮渐去的脸蛋说:「起来吧,小美女。还想让我干你呢。」易艳好象还没有清醒过来,手捂著头,眼睛睁开了,还不知道怎麽回事,问:「怎麽了?我睡了吗?」见老和尚色迷迷的看著自己,才发现自己光溜溜的,没有穿衣服。易艳「噢」的叫了起来,一手遮住白嫩的丰满的乳房,一手指著老和尚说:「你,你,你把我怎麽了?」看著快要哭出来的易艳,老和尚不紧不慢的拿出摄像机,打开递给易艳,
说你自己看看吧。
  易艳接过来看了一会,捂著脸就哭了。老和尚摸了易艳的乳房一把,说:「你别哭了,哭有什麽用呢?刚才你也享受了,不也挺快活的吗?易艳同学?」易艳一听,顿时惊讶的看著老和尚,泪水还在脸上挂著。「嘿嘿,告诉你,你的姓名、身份证号、籍贯、大学名称、年纪、手机号我这都已经记录下来了,你最好给我乖点,懂麽?不然我把你的三级写真到处发一发,你想想后果会怎麽样?」易艳从小到大,都没有经历过这种事情,尤其因为家庭
环境,很爱面子。易艳带著哭音说:「求你了,放我一次吧,你都已经把我给毁了,不要让我的家人和同学知道好吗?」「那要看你怎麽做了,明白吗?告诉你,以后你的手机号不许换,我的电话不能挂,而且,要听我的话。如果不听话,你该知道后果。」易艳委屈的点点头。
  老和尚让易艳穿好衣服,之后对易艳说:「其实做爱没有什麽的,想开了那是一种快乐,你以后要是懂得了这个道理,还得谢我呢。哈哈,来小美人,亲一个。」
  边说,老和尚把手伸到易艳裙内一阵乱揉,易艳不敢反抗,脸娇羞的不敢抬起来,只得在那里哼哼。老和尚似乎又被穿著性感可爱的易艳引发了淫欲,把易艳推到禅房内的书柜旁边,让易艳背对著他,把易艳的小内裤扯下来,拍著易艳雪白圆润的臀部,似乎又找到了感觉,迅速掏出了自己身经百战的阳具,对准了易艳的湿润的甜蜜小穴,因为易艳的小穴还有老和尚的精液没有流乾淨,那大鸡巴毫不费力的就插了进去,易艳毕竟因为才刚刚被这老和尚破处,药劲过后,下体难免又些酸痛,因为老和尚的抽插忍不住噢的喊了一声,随即身体发软,不由自主的颤慄起来。「你这小骚B ,不干你真是浪费啊,这麽好的咪咪和嫩B ,怎麽能白白的虚度光阴呢。」老和尚边干边说著淫荡的话,而易艳似乎也被老和尚抽插的有了感觉,闭著眼睛,嘴里哼哼著,仿佛很陶醉。「我说的吧?没有人不爱这个的,看你那浪浪的小样就知道了,以后干你的人多了,别忘了我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啊,哈哈!」老和尚嘴里说著,下面却卖力的很,因为他知道时间不多了,每一次那大鸡巴都整个的推进了易艳的嫩嫩的小穴里,那声音搞的我心烦意乱,真想和那老和尚一起好好的把易艳玩弄个够。「好了,你快出去吧,要不是时间到了,非得再搞你一次不可。
  这个你就给我当作纪念好了,毕竟是第一次麽,嘿嘿。」老和尚拍了拍易艳雪白的屁股,顺便把易艳的小裤头扯了下来揣在怀中。我一见,赶紧跑到庙门口,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坐在门口。过了一会,只见老和尚陪著易艳出来了,易艳低著头,一句话不说,老和尚对易艳鞠躬说:「阿迷陀佛,女施主慧根很高,与我佛有缘,望以后常来。」我在心里骂著,你个老秃驴,得了便宜还不知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