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家庭乱伦  »  春城风雨

春城风雨
正文 【春城风雨引发的乱伦】第一部     作为大一的我,每天晚上都得骑车去初中母校载母亲回来,母亲在母校当义
    务交通疏导员,每天晚上都穿着一件类似交警的亮光被背心,在学校附近的大马
    路口,帮忙指挥交通,虽然都事一些小巷口,不过晚上车流量大,那些初中生晚
    自习完后,都八、九点了,而母亲正是义务疏导员,的大家长。
    因为弟弟也在那间学校理念书,所以母亲更是每天都去,不过衰的是我这课
    少的大学生,本来母亲都会自己一人走回来,不过最近听说附近有袭胸之狼,所
    以在老爸的压力下,我必须每晚骑着十分钟的车程,去接母亲回来。
    每当晚上要打副本跟团,却只能无奈的去牵车。
    今天液如往常一样,虽有不爽,不过路上还是骂了老爸一声脏话。
    不过随着半年过去了,我也习惯这每天接送的生活,甚至开始渐渐的前移默
    化,把母亲当作是自己的情人那样,可能因为我没交过女朋友吧,正值血气方刚
    ,每当肉棒痒起只能上网看看情色影片,自己打枪结束。
    但随着单独跟母亲独处的时间变多,我们母子两人也开始谈心,我不知不觉
    的开始迷恋母亲,更开始了我的乱伦之路。
    我开始上网看那些母子相奸的影片,看着论坛上的乱伦文章,想像自己的母
    亲是故事中的人物,这让我兴致勃勃,开始越来越刺激这乱伦情感,我每次意淫
    母亲在我床上,被我下体一直勐撞肉臀,插的肉穴淫汁四溅,让母亲叫的一声比
    一声大,随着意淫的快感,让我每次射精后都得到那种禁忌般的爽感。
    我想学那些乱伦文章一样,不过看看现实生活中,埃,还是算了吧。
    小说总是美好,里面的母亲哪个不是丰乳肥臀,看看自己的母亲,身高16
    4,长像也还好,带着一副阿姨眼镜,穿着打扮只能说是中国妈妈中标准打扮,
    不过我还是想要跟母亲乱搞,但我知道不太可能,而母亲从小对我不错,更有着
    那种学校老师的气质,慈祥母亲的爱心,朋友情人般的贴心。
    就说身材还好,不过那种自然女性的妩媚娇柔、轻声细语,都能让人心旷神
    怡,是个人见人喜欢的人。
    今天早来了,我在路口等着母亲指挥交通,我看着母亲的模样,母亲一头年
    轻短发,眼镜不知道何时换了细黑框眼镜,胸部其实很大,只不过被背心给盖住
    ,穿着一件珍珠白长裙,脚上则是普通淑女鞋,手挥舞着那交通棒,闪烁的红光
    把母亲的鹅蛋脸,照的满脸通红,看的我整个傻在那边。
    母亲叫到:「儿子阿,发呆阿!」
    我这才赶紧起身,发现自己竟然盯着母亲看到出神,母亲朝我走过来说:「
    一直盯着母这里看,是等的不耐烦,还是急着回去打电脑阿?」
    我赶紧说道没有这回事,而起身时刚刚意淫母亲的画面,让我肉棒整个鼓起
    工作裤,正好被母亲看到,母亲看到笑说:「在想甚么呢?看到那些初中妹子,
    就在想色色的事阿?」
    笑的母亲那张粉唇微开,脸颊上一对小酒窝马上呈现出来。
    母亲就这张鹅蛋脸的酒窝最迷人,听说当年老爸就这样迷上母亲。
    我感到一阵脸红尴尬,好歹我也是个大学生了,对于这种比较黄腔的话题,
    比较没啥顾虑,我随口说:「是母亲漂亮,才这样的阿!」
    母亲把指挥棒敲了我头一下,说我讲话不三不四,笑着要我帮她拿一些东西
    到学校里放,我马上摆出心不甘情不愿的表情,「唉呦~就走就好啦。」
    原来每天那些义务工们的背心和交通棒,都会先放在门卫室,不过最近老是
    不见,搞得必须每天收集整理好,在拿到学校的另一栋大楼的办公室里放,母亲
    是因为是义工们负责人,所以拥有钥匙,之前都是门卫帮她拿,不过今天门卫跑
    出去有事,母亲见我挺闲,所以叫我帮忙。
    我抱着一箱疏导员装备,走过围墙旁的机车棚,绕到小梯上的门口,母亲开
    了门,里面虽没开灯,不过藉着操场上的大聚光灯,也让教室里还算看得清楚,
    不过那是从里面往外看才清楚,外面到里面的话,那因为玻璃的反光,还有昏暗
    ,啥都看不清楚。
    我以为这教职员房间就是摆这拉,正要随地一放的时候,母亲说:「还没到
    呢?」
    看到母亲在往里面走,将墙上的一个木门打开,里面是个小仓库,放满学校
    的东西,我只好哀叫几声以表抗议,仓库上一盏白光灯,里面还有两张学生桌并
    成的桌子,我把那装备摆在地上,母亲则说:「辛苦你拉,走吧!」
    甜甜的声音让我只好没法生气。
    晚上我看着乱伦文章,想像母亲的模样,继续套弄着阴茎,突然我想到那间
    小仓库,心中一股淫念而起,而脑海里尽是我将母亲压在那仓库里,跟着母亲做
    爱。
    当我射完精冷静后,想想应该是可行的,就开始我的淫母计划。
    我开始每天陪母亲去那仓库,观察时间地型,等到都掌控状况后,我才想着
    下一部计划。
    我先不停的性暗示母亲,开始跟她讨论有关情色的问题,母亲一开始很惊讶
    ,不过随着我的唬烂技巧,还是愿意跟我聊,我都趁去那小仓库时,假装在仓库
    门口休息,跟母亲有一遭没一遭的瞎聊,母亲一开始害羞,不过我一直问,母亲
    老是打太极,还说我怎么变这么色。
    我看母亲被我又问又说,讲的面红耳赤,好不娇羞的模样,更是想把母亲那
    对豪乳,在教职员是里面不停的搓揉,而意外的那天就这样来了。
    那天外面下了点雨,我正好他妈我的摩托车发不起来,拿了两支雨伞说要给
    母亲,本来想装勇,想说雨小,但又怕母亲感冒,所以在路上急急而行,当我一
    如往常的抱着纸箱走去进仓库时,突然雷声作响、闪电交加,我脑海不停的飞转
    着各种乱伦情结,我看母亲因为月事刚结束没几天,身子还有点疲倦,我说:「
    雨这么大,撑伞也是淋湿一身,不如晚点走吧!」
    母亲坐在仓库门口的老师椅子上,凭着仓库里的一盏白灯透射门口,我看着
    母亲那假寐的脸蛋,那头短发的右边浏海,被母亲整个用手拨到耳后,而露出柔
    美玉颈,身穿一件女性合身衬衫,把那对丰满乳房凸显出来,一双黑色半透明丝
    袜,从那长裙里深了出来,母亲翘了个二郎腿。
    眼睛闭起的说:「打电话告诉你爸,这雨不知下多久呢……」
    我心中狂喜,报备完后,我故意蹲坐在门边地上,眼睛盯着看那裙底风光,
    可惜太暗啥都看不到。
    母亲眯眼发现我的视线,急忙骂到:「你在看那里阿?……」
    我赶紧起身,双眼瞪着母亲,心想过了时间后,这次机会或许就没了,下一
    次不知又要等到何时。
    我走向母亲,把半软肉棒鼓起的工作裤,趁母亲又闭上眼后,我用下体蹭了
    一下母亲脸蛋,母亲睁眼看了一下,在抬头看着我,满脸惊恐,我直接把那半软
    肉棒挺出裤口,把工作裤拉链打开,让肉棒从内露出,就在母亲脸颊旁边,非常
    之近。
    母亲已经惊讶的说出不话来,看着我那半软阴茎,慢慢的抬头,最后撑开包
    皮露龟头,母亲说:「你在干嘛阿,快穿好裤子,都多大的人,你到底想干嘛!」
    我双手强压母的头,硬是压尽我跨下,右手压着母亲后脑,左手扶住肉棒根
    处,拍打着母亲的嘴、鼻、脸,让母亲闻着龟头腥臭的气息。
    母亲挣扎掉我的压制,喊到:「你在这样乱来,我要叫人喔!」
    早在之前门卫的作息我早就摸清楚了,今天星期五晚上,门卫这时候都会跑
    去网吧吹冷气打游戏,母亲看我这样,开始怕了起来,我开始跟母亲拉扯,硬是
    拉进小仓库,母亲不停的挣扎狂叫,我顺势把仓库门关上,整个声音传不到外面
    走廊,雨声又这么大,就算有人在教室门外,也很难听的清楚。
    在拉扯中,我在地上硬是把母亲的长裙给拉掉,母亲下身剩下丝袜和一件红
    色内裤,母亲哭着说:「你别这样,我是你妈阿……这是乱伦阿。」
    我听到母亲这样说,就一巴掌把母亲打倒在地,我气喘吁吁,把自己的裤子
    脱了,而上衣也被我脱了,好热,想不到全身都是汗,我挺着肉棒朝母亲走去,
    这个小仓库没多大,我一把拉着母亲的头发把她往那桌上压,我说:「妈……让
    我爽一次好吗,我好久就想要你了,我好痒喔!」
    母亲卷曲的身子说:「痒不会自己解决喔,还敢对我这样,你爸知道不把你
    打……阿!!!」
    话说没说就被我压在桌上,硬是把母亲两腿扳开,母亲的双腿不停的动,我
    先把母亲的双手抓得死死的,硬是全身压在母亲身上。
    开始乱亲那对嘴唇,母亲满嘴口水,我吸的好满足,而肉棒蹭着母亲内裤肉
    穴,我故不得母亲愿不愿意,好想插入,母亲的身子和屁股在桌上,而双脚在桌
    下,而母亲不想被我强奸,就奋起上身想起身反抗,就被我重压下去,反覆几次
    ,母亲和我都气喘吁吁,而母亲的双手从推打,乱抓,渐渐有气无力。
    跟我想的一样,月经完后的几天,果然比较疲劳。
    我看折腾差不多了,把母亲的红色内裤脱下,在灯光下视奸着母亲这身体,
    母亲脸侧着我,不愿意看我,眼角都是泪,而那头短发散乱,衬衫早已经被我乱
    拉乱扯的整件歪掉,露出白色胸罩,我双手抓住胸前的衬衫,大力一拉,扣子噼
    啪霹啪的拉断,露出那对雪白乳球,乳沟深、奶球圆,忍不住双手玩弄,肉缝的
    小穴有点黑黑的,不过阴毛很浓,我把胸罩整个往上拉,头往胸前,开始吸吮玩
    弄那乳房。
    母亲双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推着我的胸部,哭着说:「这是乱伦阿……等等时
    间太晚你爸会来阿,到时候你就……呜……」
    我故不上这么多,拉着母亲的头发往下扯的说:「妈,你也不希望家庭破碎
    吧……还有弟弟、爸爸阿,你不想要看到他们伤心难过吧?还有邻居们知道后,
    你怎么做人。」
    母亲看着我,啜泣说:「你威胁我阿,你好大的胆子,你以为这次我让你这
    样对我,我不会对别人说吗?」
    我先强吻了一口母亲的嘴唇,在说:「妈……求你啦,就一次拉,之后我保
    证都不会在这样了拉……给我啦。」
    母亲两手用力推了我胸口一下,说:「你还敢这样……」
    我也不管了,把母亲两只大腿抬起来放在肩膀上,肉棒顶着肉穴口,母亲右
    手不停的推我的腹部,扭动屁股说:「住手拉……不要在这样啦……被你爸知道
    我会被打死啦……呜……」
    我说到:「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阿?」
    顾不得母亲愿不愿意,往前一挤,手抓大腿,慢慢的动了起来,母亲娇喘一
    声说:「你会后悔的……」
    我开始加快速度,母亲因为刚刚打斗的挣扎,所以身体还是很僵硬,肉穴因
    此很挤很紧,可是没多少液体,我吐的一点口水抹在肉棒上,在一次很大力的用
    力灌进去,母亲大叫的一声「阿……」
    我就疯狂抽动,这种强奸的快感,加上我对母亲意淫的几千次的乱伦,两者
    相加,那真实的画面,现在就在我眼前,母亲就在我面前,母亲被我被操到啜泣
    声不断,一直叫骂着我说我没良心,说养我这么大,竟然对她做这种事,我一直
    强调说母亲太迷人了。
    而母亲随着我的抽插,虽然只有一种姿势,不过身体的反应,那肉穴开始渐
    渐分泌淫液,让整肉壁开始黏煳煳的,随着母亲的肉穴,有节奏的夹挤这我的肉
    棒,我不停的称赞着母亲的肉穴,母亲一直叫我不要讲,她说她不想听,我就是
    偏要说这些变态的话,刺激母亲,让她的良知随着身体上的快感,慢慢的消失,
    让她的心理防线彻底崩溃,接受我这个新男人,这就是我的计画。
    我学A片那样,把母亲的双腿两只往左扳,两只雪白大腿夹在一起,弯曲起
    来,而屁股则侧着我肉棒,这种抽插方法不同于正堂体位,龟头和肉棒摩擦肉壁
    理的角度不同,让母亲的阴道摩擦产生另一种刺激。
    干的母亲到后来只能闷吭,在仓库里被自己的儿子侵犯,那种不甘心,任那
    个母亲都会觉得这是丢脸,不能说出来的事。
    肉穴给我的的刺激感太大了,我不停的抽动,扶着母亲的蛮腰,整个书桌随
    着母亲屁股被我撞动,而摇晃了起来,那啪啪啪声,还有私处的扑兹声,我一个
    紧紧抓住母亲的短发,用力一拉,母亲痛的整个身子抬了起来,全身酥软时,被
    着拉头发的痛楚,让身体紧绷了一下,阴到肉壁夹的更紧,母亲看着我喊说:「
    不准射在里面!!」
    我感到龟头一阵酥麻,我故意挺更进去,抖了几分钟后,那股浓精,全部都
    在母亲的子宫里,我放开母亲的头发,母亲只能哭说:「你这……你这……」
    再也说不出话来。
    过了良久,我看着母亲肉穴里头出来我的精液,母亲站了起来,问我说有没
    有卫生纸,我急忙去门外教室找一包,我独自一人在门外,让母亲在里面擦拭着
    下体,穿了衣服,整理的了一下。
    走出来瞪着我,我看母亲没说话,就默默跟在她后面,看着母亲的背影,刚
    刚就在仓库里被我硬上了,老实说有点后悔,母亲回到家中推说雨大,所以晚回
    来,而因为下体的疼痛,所以走起路来有点怪怪的,不过老爸已经在睡了,所以
    不知情。
    虽然整个时间很短,没四十分钟吧,不过还是让我第一次尝到女人的快感,
    我算准母亲的个性,还有对家庭的奉献,母亲绝对不会说,还有身为传统女人的
    矜持,这种乱伦之事,连她自己都不敢想。
    不过她不知道是这一切都已经留下录像,不怕她会做出报警的事情,如同我
    猜测,两天过去了,母亲还是跟平常一样,不过看我的眼神已经变的很冷澹了,
    不过我个人觉得要趁热打铁,不能指望母亲主动堕落,要埋下一颗定时炸弹,我
    也开始布置下一步计划,开始在母亲的维生素、保养保健的胶囊里粉末换成动物
    发情的性激素药物粉末,慢慢的放大母亲的性欲,按时间我星期一晚上又去接母
    亲,母亲看了我一下,说她自己去仓库就好了,虽然母亲这么讲,我还是偷偷的
    跟在后面。
    趁母亲放好后,我瞳然出现在母亲的身后,母亲吓了一跳说:「你还要这样
    ……你要我拆穿你做的好事?」
    那眼眶红了,鼻子酸了。
    我看的余心不忍,双腿一跪,大声的跟母亲忏悔,母亲先是看了我一下,最
    后心软说:「起来吧……你就是这样乱来。」
    我看母亲气消,就开始下一个计划。
    我开始讲笑话给母亲听,让她开心,母亲好像知道我真的认错了,也渐渐的
    不提这件事,我开始肆无忌惮的乱摸母亲,先牵小手、摸屁股、亲一下脸蛋,都
    是趁去仓库的时候才这样,在家里绝不对母亲乱来,母亲一开始还有躲、闪、甚
    至骂,到最后,也懒得抵抗了。
    那次强奸过后,我开始要求母亲替我纵欲,母亲不肯,我说性欲强,母亲不
    帮我出出火,我怕我对母亲又强迫你做不愿意的事,母亲凹不过我,就开始在仓
    库里替我手淫,母亲说最多只能这样,不能再多。
    有次我在家中,母亲六日不用去学校,我忍的难受,看父亲在睡午觉,母亲
    蹲在厕所里洗衣服,母亲蹲下把那对屁股整个挤出一个桃子型状,穿的一件短裤
    ,我看的肉棒发痒,偷偷的敦在母亲身后,把肉棒从母亲青蛙腿张开的肉穴下方
    ,摆在上面摩擦,吓的母亲转头看我。
    我要母亲继续洗,母亲那洗的下去,对我叫我滚,我不依,双手揉捏乳球,
    自己腰动起来,磨蹭肉棒,母亲吓的站起来,我把厕所门关上,跟她说:「爸爸
    在睡觉,你快点帮帮我,不然醒了……」
    母亲看着我的肉棒,不说话,我不管母亲,拉着她的手帮我套弄,母亲套了
    几下,就不愿意,洗了手走了出去,我看怎这样,急忙把母亲拉回来,把门锁上
    ,母亲说:「不是说星期一到星期五只在学校替你做,怎么在家里也要?」
    我说我今天胀的难受,等不到星期一了,我把母亲的头压下来,母亲不抬肯
    帮我吹,以前都是用手打。
    我说用吹的比较快,我把肉棒挺到母亲嘴边,母亲看着我,还是不张嘴,我
    说爸爸要起来,你再不快,我就自己来,到时候你痛我也不管了,母亲身子震了
    一震,想到上次被我强插肉穴的画面,只好不甘愿的张开嘴巴,开始吸吮,那种
    耻辱,被人家从高处看着,很丢脸。
    我的肉棒在母亲口里吞吐,我不停说用舌头,母亲终于开始像吃冰棒那样,
    一直上下吸我阴茎,嘴角还流了一点口水,整个阴茎的都是唾液的光泽,随着母
    口腔的热度,还有舌头的摩擦,那嘴唇吸吮的强度,简直是另一种肉穴的翻版。
    此时我拔出肉棒,自己套了几下,射在母亲的脸上。
    从这刻起作为母亲的尊严一次次被我践踏,加上调换成假维生素保养保健药
    物中的性激素逐渐刺激母亲性欲觉醒,母亲和父亲的性生活逐渐频繁,可是毕竟
    父亲年纪大了,精力不及过去,和父亲性生活逐渐不和谐,他们的性生活不和谐
    让母亲的性欲未能完全解决,反而让母亲的性欲积压太多,虽然母亲和父亲完事
    后都会去厕所自慰或者趁着家中无人用假阴茎发泄自己性欲,可是只会让她更想
    要有个人满足她,母亲这一切行为都被我记录在视频里,为了能够监视母亲一举
    一动,在家里每个角落都安装微型摄像头,实时监视母亲的动态。
    为了让母亲心甘情愿的成为我的发泄工具,我动用了冰毒和麻古制成催情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