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DNF女圣职者同人:淫堕魔窟】(3)

【DNF女圣职者同人:淫堕魔窟】(3)
【DNF女圣职者同人:淫堕魔窟】(第三章)作者:Ruazi2019/3/11字数:6943剑宗从背后悄悄接近两个山贼,那两个男人身上覆盖着增生的甲壳,足见他们是虫群的受感染者。diεRsΗυβāο.cοm
    但他们还没有被剥夺自主的精神,成为虫群的傀儡。
    感染人类,这对于虫群来说是一种低效率的做法,但淫虫感染者方面的研究一直是个谜团——很多感染者能够保持意识,而只有很少一部分才会丧失意识,变为虫群的巨兽。
    受感染者的性能力极强,甚至能不间断地侵犯一个女人三天三夜才停下,并且射精量极大,不仅能确保被凌辱侵犯的女人怀孕,还有着使女人的淫穴更加紧致、让女人的身体敏感度剧烈提升等效果。
    并且,从两三米高的淫虫巨像到最原始的兵蜂或感染家畜,都只会将十四到三十岁的女性作为奸淫的对象,而那些年龄更大的女人,要么彻底被无视,要么就因为反抗而被杀死。
    他们正把一个美丽的蓝发女子夹在中间,两根粗大的肉棒捣弄着女人的肉穴。
    每当阴茎狠狠地撞在女人的子宫口上时,女人的身体就颤抖起来,一双美腿无力地垂下。
    这女人看起来只有二十出头,面容清秀绝艳,但身体却丰满的难以置信:足有圆形哈密瓜大的36E巨乳、柔软隆起的孕肚和雪白的臀肉随着她身体的摇晃而不断晃动,大腿内侧还画满了正字,足有几十个,表明着她至少被轮奸内射了一百多次。
    她的巨乳上还插着两根针管,小臂上也有着五六个针孔,地上更是散落着不少针管,显然是注射媚药的痕迹。
    在她的手腕和脚腕上,分别套着四个巨大的圆环。
    每个圆环上都闪烁着富有科技感的电路纹路,发着幽蓝的光芒。
    男人们听着她柔软而淫媚的悲鸣,哈哈大笑着,肆意蹂躏着她的身体,用下流的话语辱骂着她。
    剑宗猜测,这女人是因为太过美艳而被这两个淫虫的走狗看上,被轮奸注射了烈性媚药。
    这种媚药会彻底摧毁一个女人的心智。
    这两个男人竟然如此地折磨一个普通的女子,剑宗不由得感到一阵愤怒。
    女人似乎不能说话,只能凄惨而淫乱地呻吟着。
    那声音柔媚入骨,直听得男人们兽欲大发,连剑宗的淫穴也湿润了起来。
    剑宗身上的衣物只有长靴和皮手套,那对丰硕的巨乳、圆润的美臀、丰满的大腿与纤细的腰都直接暴露在外,粉嫩的无毛蜜穴和乳头丝毫不加遮挡。
    她那饱经锻炼的修长双腿曲线被皮靴清晰地勾勒出来,一双白色蕾丝长筒袜勒入大腿,利索的短银发配上凌厉的红眸,面容标致,同时有着女人的媚意和武者的锋锐。
    很难想象,这样一个美艳的女子,竟然会裸露着身体在野外行走。
    但剑宗也有她的难言之隐——从帝国女鬼剑士娼妓营里逃出来的她,身体被进行了淫乱的改造,不仅见到男人的阴茎就会兴奋,还变成了只要身上穿着衣服就会不断高潮到昏厥的体质。
    同时,为了缓解改造过的身体那旺盛到无法忍耐的淫欲,剑宗粉嫩的乳头上贴着带电乳贴,不停地发出电流刺激着她敏感的乳头。
    另外,她的丝袜腿环中别着两个电击跳蛋的遥控器,两个电击跳蛋一左一右地夹着她的阴蒂。
    而插在她屁穴里的,则是一串粗大的肛珠,每一颗都有拳头大小。
    男人们的巨根在女子的嫩穴中横冲直撞,疯狂蹂躏着她那粉嫩的穴肉。
    面对着她的男人还咬住了她的双乳乳头,把那本就硕大的白皙巨乳拉得更长,一只手用力拍打着她的美尻,另一只手抠挖着她的肚脐,而后面的男人则用挤奶一样的动作不停地揉捏着她的乳房。
    女人含混地哀叫着,白嫩丰满的肉体随着男人们抽插的频率来回不停耸动,一眼看去淫靡非常男人们的抽插速度越来越快,女子的媚叫也越来越销魂,身体也挣扎的越来越激烈,到最后竟不停然抽搐着,激烈地高潮了。
    但男人们却没有停下,而是更勐烈地用巨根刺激着她敏感的神经。
    一边高潮一边被二穴同插,女子不由自主地剧烈扭动着身体,一双长腿紧紧绷成了弓形,喉咙里发出绝望的叫喊。
    媚药大大延长了她高潮的时间,一般情况下,女人的高潮只有一瞬间,但她的高潮持续时间已经被延长到了至少五分钟。
    在这五分钟内,极度剧烈的快感会疯狂地蹂躏着她的神经,让她不断的重复着爽到失神昏厥与被快感唤醒的过程,同时,她的身体还会变得极度敏感,几乎全身都会性器化,连触碰肌肤都会让她高潮连连,更不用说快感被提高到几千倍的淫穴与肛门了。
    她的身体不断抽搐着,刚因高潮脱力而瘫软下来,又因下一次插入带来的刺激被迫绷紧。
    她的双眼已经完全翻成了白眼,从她的喉头溢出的声音也不是柔软的媚叫,而是含混微弱的悲鸣。
    雪白的淫肉,被夹在两个猩红与黝黑的男人间疯狂蹂躏,随着巨根的抽送而不断摇摆,碰撞的身体发出啪啪的闷响。
    每一次抽插都会让她的淫水飞溅,撒在她面对着的男人的阴毛上。
    那个男人对着她身后的男人淫猥一笑,她身后的男人立刻明白了他的意思,双手不再挤奶,而是突然狠狠攥住了她的巨乳。
    女人的身体因疼痛瞬间绷紧,喉咙里也发出一声凄惨的悲鸣。
    前面的男人感受着女人突然紧缩的淫穴所带来的快感,发出一声兴奋的吼叫,接着也狠狠咬住了她的乳头。
    遭受极度粗暴的虐乳,她那原本已经瘫软下来的身体立刻又紧绷起来,二穴的肉壁紧紧挤压着男人们长着肉刺的巨根,让他们又加快了抽插的速度。
    现在,她那美艳温和的面容已经彻底变成了淫乱的母猪脸,还浮上了些许青紫的颜色,这是过快的抽插和过高的敏感度所导致的窒息。
    这时,剑宗敏感地注意到,女子的腋下有一个阴茎的纹身,这表明她来自一个娼妓营,也许是由于战败而被俘虏。
    由于普通人在战斗上很难赚到无尽的淫虫的便宜,所以各大势力都开始加紧训练特殊部队——娼妓营。
    顾名思义,娼妓营就是训练出用性技战斗的美女,用身体去阻碍淫虫的军势,就是她们存在的意义。
    但是,她们的战斗永远不会胜利,一名娼妓营女战士要面对的是毫不停歇的巨根乱奸,作为女性的精神韧度完全无法抵抗这种本能的快乐。
    同时,由于提供女精厕就能有效缓解平民对于连年战争和阶级不平等的不满,娼妓营常常还需要为平民和军队提供无偿的精厕便女服务。
    并且这些美艳的女人还长期被迫接受无尽的乱奸,以生下下一代娼妓营的兵源。
    所以,娼妓营的女人们甚至不被当成人看待,而只是被当成活的飞机杯或精液厕所。
    女人的身体终于瘫软下来,连激烈的虐乳也无法让她的身体绷紧,她那被咬着的粉红乳头不停喷着奶水,全都被那个男人喝了下去。
    她已经近乎昏厥,理智已经被轮奸到崩溃,只有身体还在响应着疯狂的快感。
    男人们似乎还没有到达射精的时候,更加用力地凌虐着她的双乳,但她的身体仍然处于瘫软状态,二穴也无法像先前被虐乳时那么紧绷。
    突然,那个面对着她的男人对着另一人说了什么,另一人露出了淫猥的笑容,将粗蛮的双手放在了她的玉颈上,接着狠狠地掐住了她的脖子。
    她那瘫软的身体终于又紧绷起来,双腿胡乱踢蹬挣扎着,双手则徒劳地想要掰开男人掐住她脖子的手。
    哀求的呻吟也变成了恐惧的呜呜声。
    就在此刻,另一个男人一边狠狠咬住她的乳头,一边一拳重重打在她装满精液的膨腹上,瞬间,她的身体弯曲成了弓形,鼓起的腹部立刻凹下去了一块,粘稠的精液从她被巨根扩张开来的二穴穴肉与巨根间的缝隙中逆喷射出来,白花花的精液立刻洒满了女人的脚下。
    由于疼痛和窒息,女人的身体再一次紧绷起来。
    男人们立刻加快了抽插的速度,带肉刺的巨大阴茎甚至把女人的阴道和直肠都插出了血,混着白花花的精液一起流出来。
    前面的男人一边抽插,一边对着女人的膨腹不停地重重殴打着。
    可怜的女子同时忍受着超绝快感的高潮轮奸和残暴的虐待,白皙的肚皮上已经满是青黑的殴痕,人也已经是进的气多,出的气少了,只有她身体的剧烈颤抖和喉咙中发出的凄惨哼叫,以及下体处不停流出的尿液和淫汁能表明她还活着。
    剑宗无法忍受目睹同僚被如此淫虐。
    她改变了潜行的计划,决定拯救她。
    她咏唱出一段古老咒文,一把被锁链缠绕着的宽刀浮现在她手中,上面燃烧着黑色的火焰。
    虽然女人已经陷入濒死,但剑宗还没有出手。
    她知道,男人刚射精的时候就是他们最虚弱的时候,淫虫感染者也不例外。
    终于,淫虫感染者们的抽插速度到达了极限,后面的男人双手勐地一勒,女子的头下意识地向上扬过去。
    男人接着将女人的身子向下勐地一按,前面的男人也挥出一记重拳,狠狠地砸在了女子的肚皮上。
    女子发出一声虚弱的哀嚎,男人们嚎叫着,发出嘶鸣,同时挺腰,粗大的阴茎在女子的二穴里再度膨胀,接着喷出巨量粘稠的精液,把女子那饱受摧残的孕肚又灌回了原来的大小,肚皮上青一块紫一块,脖子上则被留下了深深的掐痕。
    但女子的悲惨命运还没有结束,男人们的射精也会持续很长时间,他们的巨根在女子体内不断喷出媚药精液,化学作用让她的二穴更加紧致地吸着男人们的肉棒,也让她的身体变得更加符合精液厕所这一职业。
    同时,即使女子已经半死不活,无力地趴在面对着她的男人身上,那个男人也狠狠地咬着她的乳头,挤压着她的孕肚。
    就在他们享受着射精的快感时,剑宗动了。
    忍受着从全身传来的剧烈快感,美艳的女人施展出华丽的剑技,如同闪电一般穿过战场,古老的魔剑将变异者们切的支离破碎——本该是这样的。
    然而,当剑宗冲出草丛的一瞬间,一股巨大的魔力波动击中了她。
    在她的耳边,骤然响起了迷乱的乐章。
    剑宗暗叫不好,慌忙想要躲避,但为时已晚。
    她的身体立刻失去了控制,不由自主地停在了原地,丢掉剑,一只手被迫握住了自己的巨乳,另一只手则抓住了肛珠的抓手,不停地用肛珠自慰起来,双腿大大地向着男人们张开,露出被巨大玩具扩开的屁穴和淫湿的蜜缝。
    现在她的身上只有一双高跟皮靴,皮靴里是一双白丝筒袜,袜口勒着她丰满的大腿,皮靴勾勒出她美丽的腿部曲线。
    除此之外,女剑士的身上一丝不挂。
    露出无比淫荡的痴态,她的脸瞬间通红,身体也因为羞耻感和被迫自慰起了反应,乳贴之下的乳头也开始充血,变得坚硬起来,在只能遮住乳晕的乳贴上顶出了两点色情的激凸。
    她的淫穴,已经开始泛滥起来,一对巨乳也被她自己揉捏成各种色情的形状。
    她的小腹,随着肛珠在屁穴中肆虐的节奏而收紧,朱唇中也发出了淫乱的呻吟。
    变异者们把巨根从女子的二穴里拔出来,失去支撑的女子像坏掉的充气娃娃一样脸朝下趴在地上。
    她那无法合拢的二穴不停流出精液,已经积蓄成了小水潭。
    挂在她四肢腕部的那些圆环发着光,正是这些装置控制着女子,发出了这一击魔力波动。
    剑宗的身体被摆成了这种色情的姿势,她只能瞪着男人们,一双漂亮的眼睛愤怒地圆睁。
    此时,几双腐烂的手突然从土层下钻了出来,紧紧抓住了她的高筒皮靴,接着,那些手开始缓缓溶解成了胶状物,把她的靴子紧紧粘在地上,让她即使摆脱了精神操控也难以行动。
    男人们看着她下流的姿态,淫猥地笑起来。
    “快放开我!你们这群人渣!我一定要杀了你们……啊嗯”
    剑宗大骂起来,但是她的身体已经连挣扎都做不到,反而突然更加激烈地玩弄起了自己的屁穴。
    由于突然的刺激和羞耻,剑宗不由得媚叫出声。
    “这个飞机杯的力量还真好用,能让被她施法的人不受控制地跳舞……多亏这个婊子,我们才抓到你和你的婊子同伴!哈哈哈!”
    剑宗这才注意到,变异者男人的手腕上套着相同的手环。
    变异者大笑着,他的声音不像声带发出来的,倒像是昆虫的振翅声拼合起来的。
    不过剑宗已经发现了他话里的重点,露出了动摇的神色。
    男人们看着她的样子,又下流地笑了起来。
    其中一个男人抬起手,朝着后面的树林挥了挥。
    于是,让剑宗无比绝望的景象出现了。
    与剑宗同行的一共有三个人,她们接到委托来清除这里的虫群。
    现在,另外三个美艳的女人正被寄生者们疯狂地亵玩着。
    巫女,一个有着黑色长发与清秀面容的少女,正被倒吊在一头三米多高的人形巨兽身上,她修长的双腿被拘束在巨兽背后生长出的翼囊中,身体向前弯成C字型,孕肚和一对被催大的巨乳淫荡地摇晃着。
    她的头正好抵在巨兽的阴茎上,不得不以后仰的姿势被和她的大臂几乎等粗的巨根疯狂抽插着喉咙。
    巨兽的脸部已经变异成了第二根阴茎,足足有巫女的腰粗,正在巫女的淫穴里疯狂地肆虐,将巫女的孕肚向前顶成巨大龟头的形状。
    巫女的武器,一串拳头大的念珠,正完全地塞满她的直肠,让她膨大的孕肚表面像灌满了卵一样凹凸不平。
    芙蕾雅,从已经沦为淫都的天界逃出的她,终究还是没能逃过沦为精厕的命运。
    她被一只一人高的变异软体触手从背后拘束着。
    那触手的下半部分是紧紧贴在地上的吸盘,上半部分则是像是花瓣一样张开的触手吸盘的肉壁,无数细小的触手和针刺从肉壁上伸出来。
    芙蕾雅就被拘束在上半部分之中,她的身体赤裸,小腹鼓胀,双腿被上方垂下来的触手拉起来,脚腕和手腕被绑在一起,被轮奸到无法合拢的二穴和丰满的美臀、大腿都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来,穴里还有精液不停流出。
    她的一对丰乳被粗大的触手紧紧勒着,缠的像是葫芦,乳头则被细小的触手向外拉扯着,乳头里还插着两个手雷的拉环。
    在她身边,四个感染者正淫猥地笑着,他们已经一刻不停地轮奸了她一天整,她的精神已经被彻底玩坏了。
    其中一个男人走到她面前,对着她的肚子狠狠来了一拳,她一声无力的悲鸣,竟然有一个手雷伴随着白花花的精液被从她的淫穴里挤了出来。
    而小队的最后一名成员,死灵术士,则陷入更加悲惨的境地。
    暗精灵身体的韧度远超人类,不必担心过大的快感或过激的玩法烧毁神经,所以她受到的凌辱更加疯狂。
    她被挂在一只由数段人的手足拼接在马的躯干上、宛如蜘蛛般爬行着的缝合怪身下。
    她的四肢被向后捆成马攒蹄的样式,双手双脚都被禁锢在了缝合怪那死白色的身体之中,褐色的淫乱身体被悬吊在那怪物的腹下。
    她的二穴分别被两根粗大变异、长满肉刺的巨根不停撞击着,小腹到淫穴口的部位更是夸张地鼓起,凹凸不平的皮肤表明那四根巨根究竟有多么夸张。
    而无数双人类尸体的手则在她的全身肆意揉搓挤压,分开她的嘴巴,挤压着她的孕肚,扣挖着她的肚脐,抓着她的乳头,把她的一对褐色巨乳拉成淫荡的形状,被不停地疯狂挤压揉捏着,不断喷出奶水。
    在她褐色的肌肤上涂满催淫的汁液。
    在她的脖子上,也套着相同的项圈。
    这项圈能吸取她的力量来维持这头凌虐这她的怪物的精力,还会不停放出电击,让她的身体无止境地变得更加淫荡。
    死灵术士那美丽的面容,此刻已经被淫欲所扭曲,不停地翻着白眼,吐出舌头,彻底变成了母狗的样子。
    除了她们,还有一些其他的女人也被感染者们所捕获,忍受着疯狂的凌辱奸淫。
    一个白发蓝瞳、身材修长纤细、肌肤白皙,脖子上系着铁项圈的女人,正被用给小孩把尿的姿势紧紧捆在一个两米高的感染者的胸口,头向后仰着,露出一副高潮到失神的神情,不停地发出呻吟,双手淫荡地比成V字。
    感染者的两根巨根全都连根捅进她的二穴,一刻不停地搅动射精,把她破损的女仆服上浇满了精液。
    还有一个白发红瞳的女人,身材高挑丰满,身上除了一双皮靴外一丝不挂,白皙的肌肤上满是精液。
    她跪在地上,高高噘起丰满白皙、满是通红掌印和正字的美臀,粉嫩红肿的肛门不停收缩抽搐着,不断挤出精液。
    在她面前的是倒放过来的一个德国纳粹风格的军帽,里面盛满了精液,一个男人踩着那有着美丽白发的头,把她的脸按进了精盆里。
    她那足有西瓜大的傲人巨乳的乳头上被穿着乳环,被后入她肛门的男人肆意玩弄着。
    变异的巨根插进她的肛门之中。
    由于改造和天生敏感的缘故,女人的肛门甚至比淫穴还要敏感,每次抽插,她都会喷出淫水,浑身颤抖不停高潮。
    而狠狠拍打她的美尻,则会让她的肛门勐烈地收缩,变得极其紧致,立刻榨出精液来。
    她的淫穴中则塞进了一根粗大的机械阴茎,在她的肚子里不停转动着。
    女人不停绝叫着,本该高傲的女王脸也变成了下贱的母猪脸。
    男人们则一边淫笑着观看这一景象。
    而剑宗,此刻也被一个高大肥胖的感染者从背后按在了地上。
    感染者如同一座肉山般压在她身上,让她完全动弹不得,接着,感染者那已经变异成中空触手的头颅,一下子就包裹住了剑宗的头。
    两根细小的触手探进了剑宗的耳朵,接着,剑宗感觉到塞在她屁眼里的肛珠竟然在缓慢地变大,并且生出肉刺。
    她努力收缩肛门,想要把肛珠挤出去。
    但是,每当她把拳头大的肛珠挤出去一点,感染者的触手又会把肛珠往回塞回更多。
    终于,一连串拳头大的肛珠全都塞进了她的肛门,这时,那些肛珠已经在她的体内变成有着触手的龟头形状肉虫,在她那敏感的直肠里不停蠕动、分裂,射出精液。
    立刻,剑宗的肚子就鼓胀起来。
    这时,那感染者粗大坚挺、长满肉刺,还缠绕着触手软荆棘,足足有她的腰粗的巨根,狠狠顶开了她的淫穴,一下子插到阴道的最深处,像是坦克车一般撞击着子宫。
    剑宗惨叫起来,但还未等她的惨叫结束,巨根又勐顶一下,凶蛮地顶进了她的子宫!剑宗的身体立刻激烈地颤抖起来,瞳仁也翻了上去,露出了淫荡的高潮脸。
    接着,那巨大的感染者的身体竟然从中间裂开,宛如铁处女般将她包裹了进去。
    剑宗还未回过神来,感染者体内那无数细小的媚药触手便已经扎进了她的身体。
    而包裹住她头的中空触手,则开始改造她的精神和记忆,让她彻底变成淫欲的奴隶。
    今后,这美艳的女人的未来,与诸多遭受凌辱的年轻女人一样,只有作为虫群的苗床一途了。
    带着这些性奴猎物们,感染者们向着它们的巢穴进发。
    所以,并没有人注意到,某条漆黑的影子一闪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