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武侠古典  »  【怪物猎人异种奸之淫兽猎人】(序3)

【怪物猎人异种奸之淫兽猎人】(序3)
  作者:tenotc2018年3月12日字数:7160【第三章初入结云村与草食龙的淫行】自己貌似已经得救了,少女不由得放下了心中沉重的包袱。DiEяδんυΒāǒ.℃òm
    究竟是幸运呢?还是不幸呢?
    明明自己只是来享受温泉的,顺便赚一些外快的……但是仅仅是来这个村庄的路上,就连续两次遭到怪物猥亵,那么出格的形象还被那只随从猫一览无余,自己的行李还被电成了焦炭……啊!行李!
    这么一想,自己更加悲惨了,所有的盘缠都在那个行李中,现在身上真的是身无分文了。
    现在自己唯一拥有的,就是自己的生命和处女了。
    说起来,自己似乎还是全裸着失去意识……这么说自己的裸体说不定被什么人看到了?
    想到这种羞耻的场景,少女身体不由得一阵发热,低下了头。
    与迷雾朦胧的四周环境相对,温泉倒是十分清澈,自己的坐姿可以被清楚的看到。齐胸的浴巾裹在胸前,但是少女的乳房似乎发育的有些过头,两颗苹果被紧紧地被包裹着,让少女略微有些不自在。水面中倒映着少女的脸庞,雪白如玉的肌肤上,镶嵌着两颗银色珍珠光泽的眼睛,鲜艳的橙发好像已经被什么人盘了起来。
    想到这,少女打量了一下眼前,这里好像是这个村子的公共浴场,外面就是猎人们接任务的集会所。
    身无分文的她,也许只能赶紧从集会所中接到第一份任务获得钱然后住下吧。
    想到这里,在温泉口卖饮料的黑猫开口了:“村长有事找你喵!快去见见她吧!”
    也只能这样了。少女下定决心打破僵局,走向了温泉的出口。出口处放着一套结云村的常见服饰,上面打了一个标签“给新猎人”,应该是送给她的吧。
    不顾那么多,她急忙换好衣服,便走出集会所,一路上的人看到了她的脸,就开始交头接耳。想必是自己的裸体已经在这个村子人尽皆知了,少女的羞涩致使着她一路大脑空白的向前奔走着,不知不觉就来到了村长的面前。
    村长是一位身着和服的龙人族女性,粉红的和服紧紧的裹着胸前那巨硕的山丘,明明有着让男人一眼就能裆部发涨的身材,却在服装和头饰的辅佐下,透露出了几分庄严。
    “真是可怜呢,一个年轻的猎人就这样被怪物猥……”
    “是袭击,村长。”村长面带同情的看向了少女,却被立刻打断,看来她是真的不愿意回想起那些平常女性一辈子都不会遇到一次的灾难。
    村长体会到了微妙的气氛,捂嘴轻轻的笑了几声,但很快的,她的表情很快就恢复了平静,严肃地对少女说到:“但是,这可是真正意义上的因祸得福呢。”
    “福……?”少女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发现村长并没有开玩笑之后立刻吐槽说,“哪来的福啦!”
    “你可知道,『淫獣』这个词吗?”
    “不知道……”身为区区一介采集猎人的她,从来没接触过讨伐怪物的任务,有关怪物的特殊名词,她也一概不知,不过根据字面意思推测……“难道说是……淫乱的野兽?”
    “没错。总有一些无知的人会认为在怪物的发情期,人们是最安全的,但是事实远远不是这样。”
    少女心理很不是滋味,但是事实就是如此,自己还是典型的不能再典型的反面例子。
    “告诉你一些正确的知识吧:第一点,怪物是喜欢人类和龙人族的女性的,并且审美和人类相同,丰乳肥臀,并且还是处女的你,会成为袭击目标是理所当然的;第二点,怪物的性欲一直都很强,只是平时忌惮猎人的报复而不敢袭击人类,但是发情期的怪物已经失去了理智,会不顾一切的强暴美丽的女性”
    这可真是骇人听闻。
    “最后是第三点,也是最可怕的一点,怪物的精液可以让人类和龙人族怀孕,并且一旦被怪物的生殖器插入,女性就会很快失去理智,成为怪物的肉便器,没日没夜的被怪物输送子种,成为孕袋。”!
    怪物原来是如此可怕的东西吗?这不由得让少女一阵恶寒,原本以为怪物最多只会在饥饿的时候袭击人类,但是没想到它们竟然还一直做着如此龌龊的行为,真不愧是畜生。
    “所以人类一直都是怪物的猎物,在这个世界,不是狩猎,就是被狩猎”。
    村长看着眼前的温泉,不禁回想起了自己的妹妹。
    草食龙,是怪物当中极少的看似温顺的一种,原本以为可以和人类和谐相处,但是以下的经历却警醒了各大村,养成了阉割草食龙的习惯。
    一天夜晚,村长的妹妹前去给草食龙喂食。
    由于太晚了,村长的妹妹没有穿太多衣服,仅仅简易地披了一件和服,就前往了龙圈。
    那时也是怪物的发情期,牧场中的草食龙自然也不例外。沿着浅灰色的龙皮与黑色的斑纹看往胯下,那正是草食龙的肉棒。横纹密布的草食龙睾丸中,蓄满了长年累月来运输工作没有得到发泄的精液;骇人的龙阴茎驻扎着密密麻麻的深红色血管凸起,同时覆盖着粗糙细小的龙鳞,足足有一把长枪般的长度,一个铁杯般的粗度;顶端的肉质龟头膨胀着被包皮包住,马眼不断的往地上滴着淫液。
    肉棒的尿道内仿佛有着千根细丝在瘙痒一般,督促着草食龙完成雄性的使命,但实在是没有雌性可以肏弄,它只能将肉棒插进地上的干草堆中,指望粗糙的干草堆能够摩挲它的龟头,缓解一下它的欲望。
    此时的村长妹妹恰巧在这时走了进来,由于只穿着着松松垮垮的和服,乳头在领口之间半隐半现,光滑细腻的肌肤在昏暗的烛光下散发出诱人的光泽,草食龙不由得瞪大了它的双眼,虽然说并非没有见过她,但是以如此魅惑的姿态出现,还是头一次。
    夜深人静,村长的妹妹没有什么精神,胸前的和服已经因为穿的松垮而脱落,饱满的乳房上两颗晶莹的粉钻,随着走路的而上下摇晃,而迷迷糊糊的她却毫不介意的样子。
    反正这里也没有男人,穿的随意一些又何妨?
    抱着这样天真的想法的她在之后当然就会遭遇到不幸。虽然没有男人,但是一头雄龙却在蠢蠢欲动。
    村长的妹妹走到了草食龙的跟前,两坨极品巨乳就这样毫无掩饰的映入草食龙的眼帘,草食龙兴奋无比,大口喘着热气,龟头的淫水止不住地往外冒,大量的先走汁把地上的干草变得黏糊晶亮,散发出草食龙的精臭味。
    “乖哦,饿了吧?现在就给你准备食物。”村长看见草食龙喘着粗气,以为是饥饿导致的,便摸了摸草食龙的头,丝毫没有注意到地上那坨已经被草食龙淫水黏湿的干草。轻微的弯腰导致村长妹妹的乳房直接下垂到草食龙的眼前,面对如此晶莹剔透的神物,加上发情期的加持,草食龙便伸出长舌,舔舐起了乳房。
    光滑的肌肤在舌尖畅通无阻,乳头则更是完美的玩物,那咯粒在舌头的感觉,伴随着微微渗透出的乳香味,让草食龙的下体硬到几乎爆炸,顾不上被发现的危险,草食龙的肉棒向前一冲,包皮被干草翻开,红黑色的龟头就这样冲破黏糊糊的干草显露了出来。
    “呀……不要舔那里……嗯?怎么有股怪味呀……”那时,未经人事的村长妹妹自然没有闻到过精液的味道,草食龙的龟冠沟上,凝满了草食龙梦遗的雄性精华,黄灰的精垢散发出浓厚的雄龙气息,虽然和人类的精液味道不一样,但是这种比人类更腥更臭的气味,只会更容易被察觉吧。
    当然草食龙并不知道村长的妹妹对性事的懵懂,它只知道自己现在正在“犯罪”,在长年累月的人类生活中,它认识到暴露生殖器以及触碰女性的敏感部位会导致酷刑,更别说自己还是一头怪物。
    未知的危险让草食龙兴奋了起来。
    龟头暴露在外,一秒,两秒,三秒,睾丸内原本就得不到发泄的精液又开始剧烈翻滚着,危险的刺激让肉棒颤抖着。
    被舔舐着乳房的村长妹妹虽然有一种不妙的预感,但是粗糙的龙舌对其乳头的刺激让她浑身不免燥热了起来,下体开始渐渐地湿润了,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雌性气息。晕乎乎的村长妹妹摇了摇头,清醒了一下自己:“不行不行,得喂完草料才能睡”。
    于是,她默默的转过身,弯下腰,开始整理身后的草料。
    草食龙察觉到了这点,低头看了看身下的干草,发现已经湿漉漉成了一团,自己的龙鸡巴插在中间,待会如果是要喂草料,一定会发现这幅狼狈的场景的吧,如果自己的自慰行为被发现,会有怎样的后果呢?
    然而就在此时,村长弯腰之后,后背的跨间就这么对准了草食龙的龟头,刚才由于草食龙对村长妹妹乳房的舔舐,原本闭合的小穴就这么张开了,粉嫩的肉距离草食龙的龟头,也就将近半厘米的距离。
    温热的雌性汁液就这样不断地分泌着,温热的淫水也刺激着草食龙淫水的分泌,两者的淫液互相混合,就这样滴落在地上。粉嫩的处女膜晶莹透亮,随着村长妹妹的摆动,肉瓣时不时的刮蹭着草食龙的龟头。
    就在这时,龙圈的外面传来了几声轻微的呼喊声,似乎是在寻找村长妹妹。
    草食龙如果在这时收回肉棒,然后把地上湿漉漉的干草处理掉,那一切都不会发生。但是一匹野兽的大脑的理性早已消耗殆尽,即便有危险,草食龙也顾不上了,在龟头正好对准屄中心的一刹那,草食龙向前一挺,刺啦一声,村长妹妹的处女膜就被撕裂了。
    “呀啊啊啊!”未经人事的村长妹妹第一次,就被如此大的巨根插入,火辣辣的疼痛感伴随着快感传入村长的大脑深处,如此强烈的刺激让村长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另外一边的草食龙也享受到了一生当中前所未有的快感,处女的热度和紧度都是一绝的,更不用说村长妹妹这样的角色美人,紧致的肉穴滋润着雄龙下贱肮脏的肉棒,龟头上的精垢在处女血的浸润下逐渐溶解,阴茎内的神经仿佛噼里啪啦炸开了一般,如此升天般的快感让草食龙陷入了疯狂,它开始随着本能飞快的抽插,在出处女血和淫液的滋润下,如此巨根在小穴内竟然流畅无阻。
    村长的姐姐已经被插得失声翻了白眼,巨大的快感随着小穴蔓延全身,巨硕的龟头以及阴茎上粗糙的血管粗暴的侵犯着阴道壁上每一个细胞,怪物一插便成肉便器的能力在此时瞬间体现了出来。
    “什么声音!快去看看!”
    村长姐姐一开始那一声巨大的惨叫声吸引了周遭的村民,一群群人的脚步声飞快的赶来龙圈。草食龙听到大事不妙,加快了抽插的速度,然而自己的蛋袋被草堆挡着,没法一插到底,眼看快要到了射精的边缘,龙龟头却不巧从阴蒂滑落,被肏的浑身发软的村长妹妹就这样趴在了草食龙前方。
    此时的村长妹妹已经超出了草食龙肉棒能插入的范围,肉棒上的茎跳动着,极其渴望射入雌性子宫,然而龙圈门口已经出现人影,草食龙只得往回一拔。
    然而,刚才被草食龙淫水浸湿的干草堆现在已经凝结成硬块了,草食龙的肉棒就这样被龟头卡在了外边。
    村民靠近了一看,发现了淫靡的现场,看到草食龙龟头上的处女血,瞬间明白了一切。立刻抄起手边的砍柴刀。草食龙的肉棒疯狂颤抖着,粘稠的精液从睾丸中飞快的爬上来,可惜还是没能赶上,手起刀落,伴随着草食龙的龟头的断裂,血浆喷涌而出,染红了整个现场,没过多久,草食龙就出血过多而死。
    虽然强奸犯草食龙得到了惩罚,但是被插入过的村长妹妹却永远的被淫欲感染,已经无法正常的说话和生活了,终于在一天晚上,村长姐姐自顾自走出村庄,被溪流的狗龙强暴,从此失去了踪影。
    想到这,村长又怀念起了自己的妹妹,不忍又开始悲伤了起来